懿統三國pdf

2018年9月22日21:04:59 發表評論 123
摘要

陳瓷積十年之功,突破自我,打破現有的歷史寫作窠臼,致力于一種大歷史的敘述方式,梳理司馬懿時代三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全面展現恢宏壯闊的三國社會全景,同時不乏血肉豐滿的歷史細節,呈現給你一種全新的大歷史場景,令你越讀越上癮,越讀越有味兒。

懿統三國 內容簡介

這本書通過司馬家族如何在權力的懸崖上劍舞,最終奪取天下的過程,全景式描繪三國末年天下分爭復歸于合、流血漂櫓、禮壞樂崩的動蕩年代。

近兩千前三國的歷史舞臺上,沉默而心機頗深的司馬懿被曹操征辟,在復雜的權力劍舞中,他在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中,周密布局,迎著曹操的疑心、諸葛亮的奇謀、朝中同僚的傾軋,反轉為王,扼住對手的喉嚨,使其家族在百年之中逐步滅蜀、滅吳,建立晉朝,一統天下。作者以司馬懿在權力場中的角逐為主線,為我們多層次多角度地展現三國末年社會流血漂櫓、激烈動蕩的巨幅畫卷。

打開這本書,看隱忍的司馬懿及其后代,如何耐心等待機會,逐步掌控曹魏軍政大權,最終讓三國的歷史終結在司馬氏之手。

懿統三國 目錄

第一章 靜待風云

(一)起點不是一般的高

(二)“漢室復興,正需要此等青年才俊!”

(三)征辟令,成了催病令,可惜呀可疑!

(四)這夫妻倆不愧是絕配

(五)曹操再次簽發征辟令

第二章 狼顧之相

(一)殺人無數的曹操,這一刻感到了膽寒

(二)如何把狼馴成一只狗?

(三)三馬食槽:曹操的一個噩夢

(四)同根相煎,卻被司馬懿鉆了空子

(五)為何他夸大城墻坍塌的預言?

(六)英年早逝,曹丕心有不甘。

(七)一場驚心動魄的托孤大戲

第三章 淘汰對手

(一)曹叡布置的三駕馬車

(二)司馬懿需要一戰揚名

(三)曹休之死,第一個障礙已掃除

(四)曹真也戰死了,上天如此眷顧司馬懿嗎?

(五)對蜀作戰中,大將張郃究竟死于誰手?

第四章 耀武遼東

(一)司馬懿PK(決斗)諸葛亮

(二)這一家人,一個比一個狠

(三)鷹揚之臣在潛伏

(四)位極人臣,仍不知足?

(五)司馬公用兵真若神

(六)凱旋中一個奇怪的夢

第五章 二度輔政

(一)忍死待君,曹叡托孤

(二)托孤真相很無情

(三)做一只曹家的狗,還是狼?

第六章 鉤心斗角

(一)曹爽之勢熱如湯

(二)違眾出征,司馬懿的一箭雙雕

(三)為復仇,他倆執意伐蜀

(四)曹爽出招抑司馬

第七章 高平陵政變

(一)臥病獸眠,是司馬懿的拿手好戲

(二)真是個表演天才

(三)風不止,皇帝掃墓

(四)深夜密謀圖政變

(五)司馬氏的猝然一擊

(六)箭在弦上,小人物能改變歷史的走向嗎?

(七)出趟門就遭遇政變

(八)說客帶著“誠意”來了

(九)曹爽竟不知,這是他的斷頭飯

(十)誅殺八姓,滅曹的步子邁得有點大

第八章 魂斷洛陽

(一)牛繼馬后?殺!

(二)危險的贊美,危險的升官

(三)魏室在密謀,司馬懿不怒反喜

(四)王凌奮起舉大義,司馬懿攻心頗有術

(五)這次司馬懿真病了,掛了

第九章 春芳早凋

(一)二馬齊驅,把持曹魏大權

(二)皇帝成長的煩惱

(三)深夜密詔,卻被扔進火中

(四)司馬氏帶兵闖入宮廷

(五)其實不奇也不猛

(六)曹芳被廢黜

(七)被忽略的太后

第十章 魂驚淮南

(一)少年曹髦入主魏室

(二)司馬師一病,天下大駭

(三)丘儉起兵討賊

(四)司馬師的攻心戰

(五)十八歲的少年PK(決斗)四十八歲的老謀子

(六)叛將末日,也是司馬師斃命之時

第十一章 司馬昭之心

(一)偷雞不成,軍權反盡歸司馬

(二)名士諸葛誕的困境

(三)他不過玩了個危險游戲

(四)就是要逼你造反

(五)東吳,草妖現世

(六)諸葛誕慘敗

(七)這條潛龍,能飛上天嗎?

(八)雨夜驚變,天子遇難

第十二章 蜀道之難

(一)司馬昭為天下算了一筆賬

(二)姜維停不下北伐的腳步

(三)失民心者失天下

(四)伐蜀,奸雄心事重重

(五)偷渡陰平,誰撬開了蜀國大門?

(六)劉禪投降,誰在昭烈廟前痛哭失聲

(七)少了一個蜀,多了三個大麻煩

(八)火光中,一個叫晉的朝代誕生了

第十三章 青蓋入洛,天下一統

(一)孫亮:失意的少年天子

(二)孫休已休,政亂未了

(三)會稽雞,不能啼?

(四)內心住著魔鬼的君王

(五)圣殿上的倀鬼

(六)三國幕落

懿統三國 精彩文摘

(三)三馬食槽:曹操的一個噩夢

現在司馬懿是軍事屬官,仍然沒有實權,但是可以協助處理軍務,參謀獻計。這個任命,既限制司馬懿的發展,又利用司馬懿的頭腦,曹操的用人智慧高深莫測。

曹操本以為有足夠的時間馴服司馬懿,可是,情況在一個根本沒想到的環節上陡轉急下。

這個情況就是他要死了。

六十五歲那年,曹操親率大軍西進,與劉備爭奪漢中,耗費數月時光,也沒尋到機會突破劉備的防線,無奈只能撤軍,途經洛陽,曹操病倒在床。

病榻之上的曹操,懊惱萬分,他想如果四年前聽從司馬懿的計策,也許漢中就不會被劉備攻取了。

四年前,曹操如愿攻占漢中,這時劉備攻占益州不足一年,又征調軍隊,準備東出,支援關羽軍團與孫權爭奪荊州。隨軍的司馬懿對曹操建議:“劉備依靠欺詐和武力俘虜劉璋,蜀人尚未歸附,卻又遠征江陵,這正是我軍破蜀良機。今若陳兵耀威漢中,益州就會震動不安,再進兵威逼,敵軍勢必瓦解,趁此之勢,易建大功。圣人不能違時,也不能失時。”

曹操沒有聽司馬懿的,他說:“人苦于不知足,既得隴右,復欲得蜀。”

七天后,從蜀中投降過來的人說,蜀中兵變頻繁,一日十驚,劉備雖然斬殺騷亂者,但是也不能安定局面。

曹操錯過良機,沒有及時進攻,劉備得以立足益州,進而攻取漢中,以至曹操至死也未能再踏進漢中。

曹操困于病榻,思維卻馳騁萬里。他又想起兩年前,司馬懿上書說,荊州刺史胡修粗暴,南襄太守傅方驕奢,都不應駐守邊防,但是曹操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當關羽進攻荊襄的時候,胡、傅二人果然降蜀。

接下來,關羽攻勢越來越猛,威震華夏,曹操感覺到了威脅,想把天子從許都轉移到河北,以避鋒芒。這時司馬懿卻反對曹操,他說輕易遷都則示敵以弱,造成人心不穩。他獻計讓孫權進攻關羽后方,那么樊城之圍自動解除。

這次,曹操聽了司馬懿的。孫權果然派遣呂蒙襲擊荊州,關羽最終敗走麥城。

荊州易主,成了東吳地盤。因為擔心東吳掠奪人口,曹操打算遷走荊州遺民和潁川屯田的軍民。司馬懿對此又表示反對,他認為關羽新敗,逃亡的人正在觀望,如果遷走正在安居的人,逃亡的人就不敢回來了。

這一次,曹操又聽了他的,沒有移民。不久,先前逃亡的人,果然都復出歸化。

曹操患的是頭風,發作時頭痛欲裂。他想起自己征戰一生,最后卻不得不聽命于一個年輕人,不禁膽戰心驚,頭風再次爆發。他再次昏睡過去。

一會兒,曹操發現面前有三只馬同食一槽。馬的兇狠貪婪,讓曹操厭惡不已。

曹操醒了,才發現剛剛是做夢。

這個夢意味著什么呢?

馬,不正是司馬懿嗎?槽,不正是曹氏嗎?

三馬食槽,不正預示著司馬懿要吃掉曹魏的基業嗎?

曹操全身直冒冷汗,他大喊:傳太子!

在戰場上面對千軍萬馬時,他也未曾如此聲嘶力竭地吼過。

可是,太子正遠在鄴城。

也許,此刻曹丕正和司馬懿商量如何順利登上王位呢!畢竟,曹操病危已是天下皆知,他死后應該是曹丕繼承魏王之位。

可是,偏偏這時曹操急召駐守長安的另一個兒子曹彰火速見駕。

長安重地,曹操卻讓守將曹彰離開而奔赴洛陽,定有大事相囑。

此時,還有什么比太子即位更大的事情嗎?

曹丕和曹植,一對親兄弟,都把對方看成了最危險的人,渾然忘了考慮一下,誰才是對父王基業最危險的人。

(四)同根相煎,卻被司馬懿鉆了空子

220年正月二十三日,曹操駕崩于洛陽,終年六十六歲。

第二日凌晨,太子曹丕在鄴城即丞相魏王位。

曹丕即位的過程并不順利。曹操駕崩的消息傳到鄴城后,群臣按照常規,以為太子即位,當有詔命。可是,曹操并未就太子即位留下詔命,這足以讓曹植一方想入非非。幸虧曹丕一方力主魏王駕崩于外,為安撫天下,勸卞后發布策令,曹丕才如愿即位。

即使登上王位,曹丕還是受到逼位的威脅。接到急詔,匆匆趕到洛陽的曹彰,看到的是曹操的尸體。曹彰顧不上悲傷,上來就索要魏王丞相璽綬,意欲接管父親的一切。一個叫賈逵的人義正詞嚴地對曹彰說:“太子在鄴,國有儲君。先王璽綬,不是君侯您應該問的!”曹彰雖然心有不甘,但是不能讓曹操開口說出急召他趕赴洛陽的意圖,也只能無奈作罷。

另外,曹丕此前只是五官中郎將、副丞相,并未掌握多少軍隊,此時的軍權主要掌握在曹仁和夏侯惇兩位父輩手里。曹丕深深懂得,漢天子雖然貴為天子,但是因為沒有軍權,所以只是曹家稱霸的一件道具,而他這個魏王,如果不能掌控軍隊,那么也會朝不保夕。

扼殺曹彰和曹植對王位的覬覦,取得曹仁和夏侯惇的服從,這兩大任務,對新晉魏王曹丕來說,是一個艱巨的任務。

幸虧有司馬懿——這時曹丕最可依恃的心腹,擔任丞相府長史,打理朝政。不久,曹丕又任命司馬懿為督軍御史中丞,監督彈劾文武百官不軌之舉。

接下來,司馬懿又領頭勸進,助力曹丕禪位稱帝,改朝換代,國號大魏,史稱曹魏。時年公元220年。

而司馬懿的官職,也一路飆升,直至撫軍大將軍,榮登三公之位。

曹丕登基以來,用心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把握軍權。夏侯惇在曹丕稱帝之前病逝,曹仁在曹丕稱帝三年后病逝,兩位曹魏心腹元勛先后辭世,曹氏對軍隊的掌控力銳減。雖然曹丕已是皇帝,但是他急需在軍中滲透影響,打下自己的烙印。曹丕采取的方法就是頻繁調動大軍,昭示對天下兵馬的控制力,借機重組軍隊,把心腹安插在要害職位,確保軍隊的絕對忠誠。

可是,軍隊不是說調動就能調動的,《孫子兵法》的第一句話就是“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幸虧,三國分立,天下未定,曹丕隨時能以伐吳或者討蜀的理由興兵。

先伐吳還是先討蜀,曹丕要做出選擇。

公元223年,曹丕稱帝后僅僅三年,劉備就戰敗而死。蜀漢接下來最緊要的是休養復原,暫時無力興兵北方,在無力進入蜀中的情形下,曹丕寧愿與諸葛亮保持默契的相安無事。

而東吳孫權,先是在曹丕即位前奪取荊州,接著在曹丕稱帝后的夷陵之戰中大敗劉備,直接導致劉備病逝白帝城,因而氣勢空前強盛,直至曹丕要求孫權送兒子孫登入質,孫權悍然拒絕。而此前孫權曾經上表對曹丕稱臣,曹丕也曾以天子之名冊封其為吳王。這樣一來,曹丕就可以對天下人說:孫權叛逆,天理難容,非討伐不足以慰天下。

而且,蜀道艱險閉塞,進退不能自如,而北方和江南隔江相望,沿岸城池眾多,進攻點多,地域開闊,適合曹魏最擅長的騎兵部隊進退。

于是,曹丕在稱帝兩年后,就開始了伐吳歷程。

但是,曹丕興兵并無必須戰勝的意愿,他只是借此掌控軍權而已。所以,他在位七年時間,頻繁征調大軍東征,雖然未能越長江而吞吳,只能臨江勒馬,雖有武騎千群,無所用之。但是對于他來說,這并非無功而返。通過反復點校軍隊,曹丕完成了從一個魏王繼承人到曹魏軍隊掌舵者的過渡。

拿不下東吳和西蜀,不是曹氏末日。

拿不住軍權,才是曹氏末日。

曹丕和父親曹操、弟弟曹植的詩文成就輝耀建安年間,開啟一代文學風氣,那么他們的閱讀能力也定是一流的。

可是,他們最強的閱讀能力,卻體現在對權力的閱讀上。曹植雖然文名更勝,但是他也曾讀出父王在嗣位人選上的糾結,因而對太子之位動過非分之想。作為繼承人,曹丕當然讀懂了父王用一生寫就的稱霸秘籍:兵馬出朝廷,誰掌控兵馬,誰才能掌控朝廷。

所以,曹丕稱帝之后,投入精力最大的事情,并非治國理政,而是領軍征伐巡游。為了出巡方便,曹丕夸張地建了五座都城,即中都洛陽、東都譙縣、南都許昌、西都長安、北都鄴縣。這五座都城轉一圈,一年下來什么也不用做了。根據史籍記載計算,曹丕在位時間總共只有六十八個月,而他在中都洛陽之外的時間卻占四十四個月之多,在洛陽的時間只有二十四個月。許昌雖然是陪都之一,但是曹丕在這里的時間卻累計達到二十四個月。單單從時間上看,在曹丕時代許昌的地位不亞于洛陽,曹丕治國理軍的行動,有超過三分之一是在許昌完成的。而且,許昌因為是曹丕進攻東吳的前沿基地,所以它的權重實際上應該是高于洛陽的。

問題來了,在許昌待二十四個月,但不在許昌的時候,曹丕把許昌的事務交給誰打理?

上陣父子兵,打仗親兄弟。曹操的眾多女人一共為他生了二十五個兒子,除去早年戰死的曹昂和早夭的之外,在曹丕稱帝以后,在世的尚有十三人,其中包括與曹丕同一個生母的曹植和曹彰。曹植能文,曹彰能武,二人堪為曹丕左膀右臂,兄弟三人若能齊心,必能光大曹操留下的基業,統一天下也指日可待。

但是,曹丕卻把二人視為天下最大的敵人,不惜置之于死地,要不是母親卞氏在世,恐怕二人早就死于親哥哥曹丕之手。

曹丕在位七年,下精力最大的事情,除了領兵出巡,就是對付兄弟們了。曹操葬禮剛剛結束,曹丕就以賞賜諸侯王粟萬斛、帛千匹外加金銀若干的理由,派遣使者打著親情的幌子巡行各諸侯國,查尋諸侯王的罪行。繼而,曹丕宣布諸侯王全都回到封國。回到封國的諸侯王,基本處在曹丕所委派監國的全天候監視之中。

為防止諸侯王在封國培植勢力,曹丕就頻繁徙封,讓兄弟們沒有常封之地。曹丕在位七年,曹植就四次改換封地。

諸侯王空其名而無其實,王國只允許有老兵百余人,諸侯游獵只能在三十里以內。

為避免諸侯王之間串通勾結,曹丕想出了一個滅絕人倫天理的毒招:藩王之間不得會面交往,藩王不得朝覲。兄弟之間你思我念,過年過節想要見面敘情,對不住,違禁。

在曹丕的打壓之下,曹氏兄弟雖名為王侯,但形同囚犯,皆思為布衣而不得。

曹丕不僅防著親兄弟,還防著親娘。曹丕決絕地頒發詔書,誥令天下“婦人與政,亂之本也”,自今以后,群臣不得奏事太后。

防娘更要防姥姥家的人。這道詔書同時規定,后族之家非但不能承擔輔政之任,而且不得被封為侯。詔書最后,曹丕惡狠狠地說:“以此詔書傳后世,若有違背,天下共誅之。”曹丕如此激烈地禁止外戚干政,當然是吸取了漢代外戚亂政的教訓。但是他矯枉過正,在把親兄弟們關進籠子之后,又把外祖父家的人拒之門外,就錯過了本可倚賴的血親。

這些做法固然有削弱藩王的作用,但曹丕對手足過度戒備,導致大權旁落至權臣手中。

這個權臣就是司馬懿。

曹丕常年在外巡游出征,后方需要一個代理人打理軍政事務。曹丕把在許昌的事務就交給了司馬懿。曹丕拜司馬懿為撫軍大將軍,后方的中央軍和地方軍都要聽從司馬懿的調度。曹丕還讓司馬懿統領尚書臺,掌管政務。

因而,司馬懿獲得了軍事和政務兩個方面的重權,陡然躍升到權力圈的核心。

“我進軍東方,撫軍當總領西方事務;我進軍西方,撫軍當總領東方事務。”曹丕頒發詔書,強調司馬懿的權力,讓他為自己分憂。

但是,司馬懿深深懂得位高震主的道理,為了表示自己并非貪圖權位之人,他堅決推辭曹丕對自己的封拜。曹丕對他的這一表現非常滿意,說:“我處理政務,夜以繼日,沒有片刻的安寧和休息。現在讓你總領后方事務,并非給你增添榮耀,而是讓你為我分憂。”

坐穩了天子之位的曹丕,渾然忘卻了曹操生前曾經告誡他司馬懿并非人臣。

時間是治療恐懼的藥物,曹操臨終前對身邊幾個兒子鄭重其事講過的三馬食槽的噩夢,最初也曾讓曹丕心中凜然,但是一次次統兵出巡,雄壯的號角和耀眼的旌旗,沖淡了最初的恐懼,那個不祥的噩夢也被他遺忘了。

黃初六年三月,即公元225年三月,曹丕率領精銳水軍再次東征,這也是他最后一次出征。

三十九歲的曹丕,正當盛年,本該大有作為,但是他的身體狀況卻不容樂觀。甚至他雖然正當三十歲壯年,卻總會興發衰翁之嘆。他給“太子四友”之一的吳質寫信,悲嘆自己所懷萬端,時有所慮,以至通夜不眠,已成老翁,只是尚未白頭而已。

因此,這次看似聲勢浩大的出征,曹丕卻意興索然,在一首詩里悲吟:“吹我東南行,行行至吳會。吳會非我鄉,安得久留滯?”他好像已經意識到江東最終是不屬于他的。

就是這次出征,臨行前為慰勉司馬懿,曹丕專門頒發一道詔書,把司馬懿比作蕭何,說曹參雖有戰功,但是不如居守后方,內鎮百姓的蕭何重要。

曹丕以詔書鄭重其事地稱贊司馬懿為他解除了西顧之憂,讓他在朝中收獲了極高的威望。人們開始習慣于聽命司馬懿了。

敏感的文學天子曹丕,對這一點卻懵懂不覺。(五)為何他夸大城墻坍塌的預言?

這次出征開始了,曹丕卻似乎還在猶豫,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從春暖花開的三月一直到嚴寒冰凍的十月,才到達廣陵。

曹丕臨江觀兵,戎卒十余萬,旌旗數百里,本可投鞭斷江,揮師南下。

可是,這一年的冬天來得早了一些,天寒地凍,長河封凍,戰船無法入江。

“唉,這是上天要限定大江南北啊!”曹丕長嘆不已,歸罪于上天,無奈退軍。舉全國之戰船出征,最后卻只是進行了一次年度自助游,曹丕的懊惱可想而知。

讓曹丕崩潰的事情還在后面。早在七月份出征半路上,曹丕不顧大軍行進,日費千金,停下來辦了一件與打仗絲毫不搭的事兒,舉行封王儀式,欲封兒子曹鑒為東武陽王,卻得到一個讓他崩潰的消息:東武陽王曹鑒薨。

曹丕滿腹心事,帶領垂頭喪氣的大軍向許昌的方向退去。

一直到第二年的正月,曹丕才到達許昌地界。坐鎮許昌的是曹丕最信任的司馬懿。

他對司馬懿是完全信任嗎?

有哪個帝王會對權臣完全信任?

可是,天下之大,除了司馬懿,他還能信任誰呢?

在他看來,同胞兄弟是最危險的,舅家兄弟是最麻煩的——曹丕只能選擇信任外姓權臣。

可以看到許昌的城墻了,曹丕整理一下帝冕,準備進入城內,接受司馬懿的跪拜。

可是,城里馳來一騎特使,送來司馬懿的緊急奏疏:許昌南門無故自崩。

城門崩塌是不祥之兆,國都城門崩塌則預兆邦國有難。這時曹丕肯定在想,要是低調一點,只把洛陽確定為首都就好了,可是把許昌確定為南都,現在城門坍圮,真給自己心里添堵。

長江封凍也罷,愛子早逝也罷,就連許昌城墻,也和我過不去!

曹丕臉色鐵青,下詔不再進城,繼續北上,奔洛陽而去。

許昌是五大都城之一,平時城墻修繕應該是很及時的,即使突然坍塌,那也應該是小范圍的,立馬搶修,迎接圣駕還是可以應付的。城門崩塌的不祥之兆,本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事情。曹丕遠征回師,是舉國大事,司馬懿應該只管規規矩矩地接駕進城,完全沒必要稟報城門崩塌一事。

如今,司馬懿大張旗鼓地把城門崩塌這件事情堵在將要進城的圣駕之前,小題大做,應該是別有用意。

曹丕遠征,司馬懿坐鎮許昌統領政務,已經把許昌打造成自己的“王國”。曹丕不在場,他可以愜意地做這里的“帝王”。而曹丕一旦進城,他就得跪伏在街旁,山呼萬歲萬萬歲。謝天謝地謝城墻,城門在司馬懿最需要的時刻坍塌了。司馬懿在把城墻坍塌這事報告給曹丕的時候,少不了順勢發揮,渲染城門崩塌是不祥之兆。

如果曹丕像防備親生兄弟一樣防備司馬懿,那么此時也許他會等著司馬懿把城門修好,然后大搖大擺地進城,告訴許昌城內的人:司馬懿不過是臣子而已。

可是,文學天子曹丕卻過分在意形象意義,城門坍塌在他心里堆滿了廢墟。他皺著眉下令:繞道許昌,趕往中都洛陽。

其實,也許曹丕這時候有進入許昌的想法,但是他遇到了另一個狀況,導致他消極看待一切,所以避開許昌。

圖書網:懿統三國pdf

資源下載

隱藏內容:******,購買后可見!

下載價格:2 圖書幣

您需要先后,才能下載資源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