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誣蔑被損害的魯迅 魯迅去世后對他的種種非議pdf

2018年10月15日13:44:28 發表評論 34

被誣蔑被損害的魯迅 魯迅去世后對他的種種非議 內容簡介

《被誣蔑被損害的魯迅:魯迅去世后對他的種種非議》針對魯迅去世以后,一些文人墨客對魯迅的種種非議、攻擊、謾罵和誣蔑,用較為客觀的態度、翔實的材料和犀利的文筆,作了必要的辯正,張正義正視聽,恢復歷史的真貌,有助于今天的人們更全面、深刻地了解和研究魯迅。魯迅辭世半個多世紀,仍然有那么多人咒罵,證明他威靈猶在,仍同活著時那樣使某些人不舒服,也證明魯迅的不朽。世上沒有被捧成的偉人,更沒有偉人會因咒罵而變得渺小。魯迅正驗證著這句話。

被誣蔑被損害的魯迅 魯迅去世后對他的種種非議 目錄

總序一

血性的文章

總序二

魯迅的“罵人”與“被罵”

初版序一

未來歷史學家對魯迅的評價將比今人高

初版序二

不平則鳴

第一輯1949年以前

魯迅既看重又輕視的弟子——與魯迅最接近的圓通的孫伏園

魯迅“不是思想家”與魯迅存在的偶然性——敬仰魯迅的李長之卻說了昏話

他被新月和寶島的浮云遮住了望眼——葉公超矛盾的魯迅觀

喜愛魯迅作品與忠誠“黨國”的矛盾——“忠誠”讓蘇雪林喪失了理性

從中興到末路?——畢樹棠說魯迅的雜感是“糟粕”

不合理的人類社會?——吉力說要“廢棄”魯迅的許多雜感

“罵魯陣營”末流的叫戰者——李直莫名其妙的胡說

魯迅不是革命家?——鄭學稼對魯迅的攻擊

老調子并沒有唱完——梅子對魯迅的惡意中傷

誰像“潑婦”?誰在“罵街”?——楊光政認為魯迅和他的“流派”都走向衰亡

“昆明的魯迅”——聞一多對魯迅的誤解與懺悔

“教授的教授”如此教授——劉文典關于魯迅的演講

第二輯1949年以后

“偉大”與“狹窄”的性格組合——嚴家其說魯迅是偉大的文學家

但卻不是偉人

抽象肯定,具體否定——邢孔榮幾乎全盤否認魯迅的文學成就

“魯貨”及“魯化”——且看無知妄人李不識的魯迅觀

“病的神經過敏”——胡山源對魯迅的怨艾

紀念館、“愛國者”及其他——徐鑄成為林語堂等人鳴不平而傷及魯迅

信口開河成胡說——千家駒說魯迅在日本娶過妻

唐明皇楊貴妃的愛情消亡了嗎——李準說魯迅是“庸俗社會學”

相對于“褊狹”的“寬容”——王蒙與魯迅價值觀的歧異

“魯迅的局限”——且看朱健國的信口雌黃

國民性與傳教士——似乎公允的馮驥才對魯迅的貶損

“耍王八蛋”——王朔是這樣“看魯迅”的

魯迅著作在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文革”中的遭遇

……

第三輯港臺及海外

附錄

初版后記

總后記

被誣蔑被損害的魯迅 魯迅去世后對他的種種非議 精彩文摘

時過境遷,在今天這樣的情境下,我更愿意為孫伏園做一些“開脫”。他當年三十出頭,還屬年輕,喋喋不休地宣揚魯迅的軼聞,我想多少有賣弄之嫌,無非想告訴人們他與魯迅走得多么近,魯迅很多不為人知的事他卻知道!另外,他是不是有這樣的心態,我雖然與魯迅走得這么近,但我也不茍同魯迅的觀點?當然,這只是我帶著善意的猜測。

1926年底到1927年初,孫伏園和魯迅又先后應聘去廣州中山大學任教任職。孫伏園也是先魯迅而去廣州的。1926年11月30日魯迅致章廷謙信中說:“伏園復往,確系上任。”但那時候,他去“上任”的是廣州《民國日報》副刊編輯;此后曾回廈門一趟,根據《魯迅日記》的記載,直到1926年12月18日“午后伏園南去”,或許此去才任中山大學史學系主任。魯迅到廣州后的次日,即1927年1月19日的《魯迅日記》記載,“晨伏園、廣平來訪,助為移人中山大學”。此后幾天,他們也常在一起活動,而且這活動安排得比魯迅剛到廈門時更為密集:1927年1月20日,“下午廣平來訪,并邀伏園赴蔡芳園夜餐”;1927年1月21日, “上午廣平來邀午飯,伏園同往”;1927年1月22日, “同伏園、廣平至別有春夜飯,又往陸園飲茗”;1927年1月23日,“夜同伏園觀電影《一朵薔薇》”。

圖書網:被誣蔑被損害的魯迅 魯迅去世后對他的種種非議pdf

此資源下載價格為2圖書幣,請先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