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独自远行pdf

2018年10月11日18:06:59 4 394

只身一人,如何行走在世界的边境,与不同的灵魂碰撞?作为一个旅人,郝誉翔从未停止跋涉。她返回山东寻故乡的根;在繁荣的纽约看见小人物心中的“美国梦?#20445;?#22312;世界边陲的西藏、不丹看见纯朴善良的眼神;在印度拉达克的?#26053;恚?#25758;见独自修行的僧侣;为了潜水学习驾驶帆船,在海上摇?#25105;?#22914;梦游之人。

她以温柔而敏感的眼睛,看待种种遗落的美好;她笔?#26053;?#26377;人事纷扰的躁动与喧嚣,没有独自旅行的不安与恐惧;她?#20013;?#36208;?#29275;?#23558;沿路遇见的故事一一记下,回来?#38498;螅?#20877;?#25105;?#36215;,过往不仅成为心中最美丽的风景,也成为未曾遇见的自己。

《我们终将独自远行》不是一本旅游书,可是书中的每一个?#38470;凇?#27599;一个扉页,每一则故事、每一位她在异乡所遇见的人,都会唤起你我心里最深处、为了旅行而出走的渴望,并?#25945;?#28079;海角,告诉他方之人:?#28595;?#30340;生活是我远道而来的风景。”

我们终将独自远行 内容简介

走得越远越热爱生活,?#19994;?#20869;心的归宁和自处。

从繁华的世界?#34892;牡交?#33436;的尽头,从无声的天涯到寂静的海角,穿越年月,风尘满面,只为一些绝世的光亮、一些心灵纯净的人,一些此生不做就再也无法完成的事。

《我们终将独自远行?#38450;鎘形?#28909;的风景、他方的故事、难忘的人事,没有?#20204;?#30340;叙述,沉稳中清新自然。向世界的深处进发,不是为了去更远的地方,见更多的人,而是走向自己内心的深处,在孤独中体会一些圆满的真意。

跨越世界的千山暮雪,路过人世的桃红梨白,我们终将独自远行。用一段随心所欲的时光跋涉内心,让沿途的风?#36299;?#28068;未知的苦涩,终其一生,与自?#22909;?#26377;矛盾而温柔地相爱。

我们终将独自远行 目录

自序 回来?#38498;?/p>

辑一 在路上

“生活在他方,歇脚只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罢了。我们总是还来不及往土里面扎根,就又要?#21482;实?#25294;起行囊,在时间和空间的夹缝之中逃遁,用双脚去演奏一首没完没了的赋格曲。而那首曲子将没有开始,?#35009;?#26377;结束,它永远在路上。”

·二十二岁出门远行

·比美国人更美国的中国人

·芝麻开门

·雪的可能

·情人节那天,全世界都打了个盹

辑二 海角

?#28595;?#30631;,不知道命运和时间会把我们带到?#35009;?#22320;方?#31354;?#23558;是多?#20174;?#36259;和过瘾的一件事情啊。”

·微笑高棉

·今日快乐

·寂寞?#27827;?/p>

·色情酒吧

·焦土中的?#39542;?/p>

·美丽与哀愁

·和抢匪结成好友

·一千支扫把

·月亮的眼泪

·那年夏天,最宁静的海

·梦游者的故乡

辑三 天涯

“让我们努力?#30740;?#35768;山峦的雄?#30333;?#20029;引入到生活中来吧!我们会明白,每个时刻都有一定的高度,因为没?#24515;?#19968;部分的大地低到难以看见天空,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伫立在自己时刻的顶峰,去远望连绵不绝的地平线。”

·世界尽头,喜马拉雅之梦

·幽静的窗

·女孩与柑橘

·梦的山谷

·最好的礼物

·失焦的?#26448;?/p>

·西藏的孩子

·下车摘?#39542;?#30340;女人

·彩色的希望

·女孩与大刀

·沧桑与天真

·消失的孩子

辑四 稍纵?#35789;?#30340;风景

“旅行之于我,最难忘的大多是在旅途中所偶遇的陌生人,?#35789;?#21482;便?#33391;?#32780;过,或交谈数句,但这一生中仅有一次相逢的缘分,却往往留下了电影般难?#38405;?#28781;的特写脸孔。”

·在纽约第五大道理发 一

·在纽约第五大道理法 二

·命运分叉的?#25151;?/p>

·布利克街

·公寓中的美国梦

·美好的第一天

·老孩子

·因为楚浮,非常法国

·稍纵?#35789;?#30340;风景

·迷魅淡影

·全家福

·纯真年代

我们终将独自远行 精彩文摘

“我想时间必定是在那时停止了,?#24188;?#25351;针忽然一跳,?#25925;?#40644;昏。冬日末尾,太阳隐身得特别迅速。当我们还来不及回神,才一眨眼,日头就已经?#35828;?#22368;下了地平线。神秘的暮色开始从四面八方迅速地汹涌过来,霎?#26412;?#35201;把这一整片湖水给?#22530;弧?#25105;们赶紧加快了脚步,到最后几乎是用半跑的方?#20581;?#19981;知跑了多久,才终于远远望见了两辆自行车,正横躺在前方的草地上,暮色之中更显得孤零零与可怜。我喘着气,大跨步往前奔去,唯恐再迟上几分钟,车子就会全然消失在黑暗之中,再也无法被我们看见,但这时仲冬?#26149;?#28982;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不要回去了。他大声说,用?#32844;?#20303;我的肩膀,把我的两只手?#21355;?#25569;在掌心,说:你瞧,这儿多美,所?#38405;?#21035;回台湾,我也别回大陆,咱们俩一起永远待在美国吧!”

“但塔普伦寺的游客实在太多,我于是?#37027;?#36864;出,转往另一座?#26053;懟?#36824;来不及分辨究?#25925;?#21738;一座,迎面便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20598;?#19978;,穿?#20598;?#27973;蓝色的无袖背心和深蓝色裙子,对着我微笑。她的笑脸?#36335;?#26159;石雕的佛像复活,让我情不自禁拿起相机,为她?#21335;?#20102;一张照片。拍完后,她甜甜地笑?#27966;?#20986;手,向我讨一块美金。

但她的微笑实在很美,回台湾后,我把照片装框,放在?#21534;?#30340;柜子上,每逢走过?#26412;?#24525;不住要瞧她一眼。她让我回想起柬?#33402;?#20154;虽然贫穷,却热情而善良,一点也不吝于展露他们的微笑。?#19981;?#35768;,笑容才能打开谋生唯一的出路,他们在观?#39274;?#30340;身上,看见了美好未来的一丝希望。”

“午后的天空布满了厚重的云层。都说澎湖是极少下雨的,却偏偏被我们遇?#20581;?#25105;仰起头,便看到了大朵的乌云从远方?#35780;矗?#19968;?#24065;?#21040;上方,雨便哗?#24598;?#26080;情地?#28966;?#32780;下,打在我的脸上,简直像是一场伤心?#33391;?#30340;大哭。天空的泪水湿透了岛上的?#38386;媯疑?#30340;水泥房浸了水,黑得发出沉静的光,?#36335;?#24162;幢的幽灵,在黄昏时分黯淡光线中,随着雨水款款摆荡?#29275;?#19981;甘心地想说些?#35009;矗?#26368;终?#20174;?#20173;说不出口。

雨毕?#25925;?#20572;了,那朵乌?#26420;?#24448;前移动,不知又要?#29273;?#27700;带到哪一座?#27827;歟考?#20043;天也黑了,我们驶着帆船离开,回头看,灰暗的苍穹已将?#27827;?#21534;?#26705;?#26377;如一条巨大而温柔的鲸鱼,它怀着满腹心事,独自钻入海底的最深处。”

“在现代化一致的浪潮淹没下,普吉岛似乎失去了自己独特的个性,所以我才逛不久便觉得乏味了,想想还不如去见识岛上的另外一项重要产业:A-GO-GO色情酒吧。于是我抱着探险的心情,跳上路边一部三轮车,便要车夫带我前往。

哪里知道比?#21482;?#33050;说了半天,车夫竟?#25925;?#19981;懂,我只好把旅游书翻出来,指着?#27490;?#22899;郎的清凉照片,以图为证。这时他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笑嘻嘻地点头了,但却推说不知哪儿才?#23567;?#25105;总疑心他在说谎,却看他一路驾着车,一路高举我的旅游书,指着图在街头四处穿梭问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心出主意,弄得全?#25925;?#30340;车夫都知道我一心要到色情酒吧去。”

“既然没?#26032;罰?#26449;民交通往来都?#25925;?#20381;赖最原始的方式,划着自制的独木舟,走的是海路。往往下午时分,太阳不那般酷热了,我坐在船的?#35013;?#19978;,便会遥见村民从茂密的树林中走出来,三三两两的,划着小舟出海。他们多半是独自一人,有的拿着一条细绳,垂入海中钓鱼,有的船上载?#20598;?#26869;椰子?#22270;复?#39321;蕉,也不知是打算向谁兜售。放眼望去,我见不着任何?#19997;停?#32780;钓鱼的?#24425;?#32456;没见着有鱼上?#22330;?#20294;他们也不?#20598;保?#21453;正就是这样划啊划的,不管在做?#35009;矗?#37117;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更像是趁着傍晚时分出来乘凉、漫游、?#33633;?#28023;风。

独木舟漫无目的,就这样安静地漂泊,直?#25945;?#38451;落到海平面,在海上铺满了流沙一般的金光,他们才又掉头,往岛的方向慢慢地划回去,?#37070;习叮?#25226;小舟放在椰?#37038;?#19979;,然后又陆续安静地消失在墨绿色的丛林中了。”

?#21834;?#28023;上生明月’。L说,如果顺着那道光带纵身入海,向黑黝黝的太平洋游去,那么,将会是极美极美的一件事情啊。但我总不能相信他的话,奇怪的是,回想起来却还历历在目,?#36335;?#26366;经亲眼注视着他宛如一条健美的鱼跃入海洋,沐浴一身月光,然后消失在海面上。”

?#28595;?#21488;湾的太阳毒辣地烤着我的肩膀,我边转舵盘,一边找寻风的方向,一边随浪载浮载沉,心中不禁纳闷:明明无风,海上却为何?#25925;?#36215;浪?那?#26031;?#24459;地起伏,悄无声息,宛如一个巨大的果?#24120;朴?#22320;朝向四面八方摇摆,而一?#27966;?#36215;的白帆高耸入天,却静止不动,更加显得海上空气闷?#31995;?#21487;怕。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船只仍旧在海上反复地晃荡?#29275;?#19981;仅没?#26143;?#36827;,还往后倒退了好几分,而我也被晃?#27809;?#26127;然,再也无法站?#20445;?#32456;于倒坐在舷?#28020;?#19981;得已,只?#38376;?#21147;再往外海驶去。说?#36130;?#24618;,不知道驶了多久,船帆?#26149;?#28982;啪地一响,吃住风了,开始哗?#24598;?#22320;鼓?#25512;?#26469;,而此时狂风也随之大作,原来的闷热一下全被驱散了,我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正开心?#20445;?#21364;看见前方的浪打得比船还要高,而且一波高似一波。”

“庙里的窗总是开得很小,方方正正的,而高度比寻常的窗户还要低些,就开在人席地而坐时的肩头,恰好可以供人坐?#20051;写埃?#30522;望远方。庙里也因此总是阴暗,相互对照之下,窗外的世界显得格外明亮,是一小块喜马拉雅山蓝到刺眼的天空,偶尔还可?#32422;?#21040;老鹰翱翔而过。

然而因为背光的缘故,莲花和喇嘛脸庞的轮廓总?#31373;?#33853;在黑暗中,静谧幽冷。他们说话的声音也总是很?#20572;?#22914;同佛教幽缓的梵唱,在喉头间滚动?#29275;?#32780;不会提高到鼻腔?#30784;?#20182;们喃喃低语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有?#20445;不?#21452;双沉默下来,转头望向窗外。而那儿只有洁净的天,冷峻的尖山,色调单纯,几乎找不出一丝杂?#19990;础!?/p>

“我把一双手放在面前,晃了晃,果然如俗语所说:伸手不见五指。四周像是砌了一堵又一堵黑墙,根本透不过一丝光。而?#33402;?#20040;冷,也实在睡不着。我只好双手抱膝,坐在?#36893;?#20013;,聆听河水的声音,哗?#19981;?#21862;的,?#36335;?#20912;冷的海浪一再打?#30784;T教?#36234;冷,寒气幽幽地从胃?#23383;?#20882;上?#30784;?#28982;而再仔细一听,哗?#24598;?#30340;流水声中,居然?#32769;〖性幼?#36731;快的歌声,原?#35789;?#37027;一群同样也在河边搭?#36893;?#30340;北不丹人。

我把?#36893;?#25289;开了一小条缝,看见遥远的黑暗处,飘浮着点点昏黄的营火,?#23546;?#21807;美,还可以闻到寒凉的空气中,隐约透着树林的?#19978;恪?#20294;这些北不丹人?#19981;?#30495;不怕冷啊,我不禁缩着脑袋想。”

?#32610;?#26102;一阵热闹的乐声传来,循声望去,是一个穿着藏人传统服饰的小女孩,在市场的角落跳舞,胸口垂着一台小录音机,不断播放藏族音乐,而她就随着节奏?#35851;?#36339;跳,舞着一双长长的水袖,天真可爱。路过的人不时会往她?#25490;?#30340;铁碗,丢入几?#38431;脖摇?#25105;?#37096;?#36807;去,拿起相机正想为她拍照?#20445;?#22899;孩?#26149;?#28982;定不住不动了,脸故意撇到一旁,不肯看我。

?#35757;朗?#22240;为没给钱?

我赶忙从口袋抽出纸钞,搁到碗里,女孩继续跳了起?#30784;?#25105;于是又拿起相机,按下快门,没想就在这一?#26448;牽?#25105;透过镜头,看到女孩竟又定住不动,倔强而?#26223;?#22320;,把脸冷冷转开。我的手下意识一颤,于是有了这张失焦的照片。

我才知道,她的舞蹈不是为观?#39274;投?#36339;的。她不愿意让我拍。”

“无论如何,藏人绝非一个精打细算的民族,全没度量衡的概念,如果?#20107;?#25214;藏人,那可就糟了。有几公里?要走几小?#20445;?#34255;人全不清楚,只会指着路说:‘不远不远,就在前面,一下子就到了。’结果呢,往往要从早上走?#25945;?#40657;。这‘一下?#21360;?#25104;了一天。”

图书网:我们终将独自远行pdf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27599;?nbsp; 4   博主  0

    • @ @ 0

      ?#34892;?#20998;享

      • mxd929 mxd929 1

        看看

        • incode incode 1

          看看

          • 旺旺 旺旺 0

            666好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