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靈魂的味道pdf

2018年10月14日16:48:59 1 48
摘要

累了的時候,不如安于一隅,點一豆燈,熬一豆羹,翻開這本書,品味一個個溫暖的美食人生故事,讓麻木的味蕾和孤寂的靈魂慢慢蘇醒,找到溫暖的家的味道。
《我這個普通人的生活》的作者張佳瑋、《傾我所有去生活》的作者蘇美、《有些路,只能一個人走》的作者這么遠那么近、《時光深入,你我安好》的作者小巖井、《我愿朝著太陽生長》的作者陳果、《當我放過自己的時候》的作者馬德……26位豆瓣紅人,30篇治愈文字,最溫暖人心的故事。

溫暖靈魂的味道 內容簡介

我們是真有靈魂食物的:生在哪里,就吃哪里的飯。

每流浪過一個地方,總有一種味道流連于心。而味蕾最頑固的記憶,則是故鄉的味道——清爽,溫暖,直抵心魂。只有它知道你心底孤獨的滋味,并給你溫暖前行的力量。

張佳瑋用靈犀的文字寫出令人垂涎的琳瑯美食,讓人的整個靈魂都要起舞,整個人生都要亮了。

蘇美則用跳脫的語言,寫出生活的隨性,豈能萬事如意,但求吃口好的。

這么遠那么近透過記憶的琥珀,用一塊花饃講述一個與你無關,卻處處帶你回頭的故事,那些讓人懷念卻回不去的舊時光。

小巖井則講述行走在異國他鄉的羈旅人的舌尖鄉愁、青春愛情和心靈羈絆。

安靜下來,點一豆燈,煮一豆羹,叫醒味蕾,把靈魂一點一點擦亮。

張佳瑋、蘇美、這么遠那么近、小巖井、馬德、名字里有個狐、艾小瑪、林東林……26位豆瓣紅人給你講述最溫暖最治愈的美食人生故事。

溫暖靈魂的味道 目錄

第一章 吃到靈魂都醒來

補益靈魂的食物

味道因鄉愁而更美

點心記

“西”方人的鄉愁

豈曰無肉,豈曰無酒

就風吃羊雜

少時食肉,老了出家

第二章 熱氣騰騰的溫暖

再給我一塊花饃饃

注解:

好吃,我就替您多吃點兒

漿水面

望遠鏡里的蒼蠅頭

粗糙的美食,也是美食

熱干面

涼的是菜,暖的是心

第三章 懷念卻回不去的味道

兒食記

游吟詩人

姜飯

醬:民間的滋味

我爺爺的豫菜

酒里的童年

住家飯

鄉愁是一碗暖暖的羊肉湯

第四章 一切都是最美的思念

滾燙的思念

爸爸的油茶

冬節麻糍

過了臘八就是年

鬼子姜

慢的食物

那碗滿是溫暖的酥油奶茶

那塊魂縈夢繞的肥肉

溫暖靈魂的味道 精彩文摘

補益靈魂的食物文/張佳瑋

生了啥個角落,吃啥個飯。

這是句無錫話,我外婆最愛說的兩句之一,大概意思是生在哪里,就吃哪里的飯;另一句是每逢無可奈何到讓人好氣又好笑時,她就搖著頭,手攏著肚子拍兩下,說:

“笑笑吧!除了笑笑還有啥個辦法呢!”

我外婆是常州人。她們那代人喜吃鱔魚:切段兒紅燒,勾芡,配蒜頭,鱔肉燉入味了就細嫩滑軟、肥潤鮮甜。整鍋熬得濃了,可以拿來澆米飯,也能澆面。

鱔魚也能炸脆了,作為涼菜,宴席間先上,下酒用,嚼起來咔嚓有聲。揉碎了撒面上,也可以。無錫的炸鱔魚和紅燒鱔魚都很甜。實際上,無錫菜大都很甜。

我不太猜得出為什么。有朋友說蘇州菜甜,上海菜甜,我覺得不好冤枉他們:無錫的確是蘇錫常菜里最甜的。上海人吃濃油赤醬,據說最初是跟徽商學的;我猜無錫人也跟著上海人學做菜吃醬油,怕咸,于是加大量砂糖?

總而言之,我很喜歡吃甜的。

無錫人吃早飯,泡飯為主,佐以下飯菜。曰炒雞蛋,曰豬肉松,曰蘿卜干,曰拌干絲(豆腐干切絲,熱水燙過,醬油麻油醋的三合油一拌;揚州有煮干絲,還有拌干絲里放蝦米的,無錫很少),夏天吃咸鴨蛋。

我爸會剝蒜頭給我吃,父子倆剝了半天,吃得吸溜吸溜,味道沖!過癮!我媽恨我們口氣差,隔著廚房門罵:兩張臭嘴!

不愿自己做了,上街吃。油條配豆漿是常態。油條擰出來時,白油滑一條;下了鍋,轉黃變脆,撈起來咬,刺啦一聲。油條兩頭尖,最脆而韌,蘸醬油吃妙得很。豆漿,無錫大多喝甜漿。咸漿也有,少。

吃膩油條了,買蘿卜絲餅吃,買油馓子吃,買梅花糕吃,買玉蘭餅吃。蘿卜絲餅是蘿卜絲外和面漿下鍋炸,外脆里鮮嫩;油馓子純粹是個脆生,愛吃的孩子可以吃一下午;梅花糕是形若蛋筒、頂上封面皮、內里裹肉餡或豆沙餡的一種面食;玉蘭餅是湯圓捏的了,當天有湯圓沒賣完,于是油炸成金黃,耐于儲存,只是吃起來一嘴一手的油。

晚飯了,米飯為主,配下飯菜。蔬菜無非青菜、蓬蒿菜、菠菜、金花菜、綠豆芽、黃豆芽,炒了吃,黃豆芽常用來炒百葉結,似乎有好口才,金黃發財。葷菜,則紅燒肉、糖醋排骨、排骨燉百葉結,周末一鍋雞湯。夏天排骨燉冬瓜,清爽;冬天排骨燉蘿卜,溫潤。春天可以吃排骨燉筍,加上咸肉就是腌篤鮮,格調頗高:那幾天整個人都清暖飄逸,兩腋有清風生了。

周末了,去外婆家,外婆就攤面餅:面和了,略煎,兩面白里泛黃,黃里泛黑,有焦香,蘸白糖吃;吃膩了,借外公的茶杯,咚咚咚喝,打嗝。

外婆年紀大了,喜歡熟爛之物。青菜毛豆百葉煮面,面煮得綿軟,鮮入味,但沒勁道,青菜葉子都軟塌塌的:我們這里叫爛糊面。如果有南瓜,和寬面一起燉,燉到南瓜爛了,寬面也快融化了,就著一起吃,稀里呼嚕。

無錫人都愛吃餛飩和小籠湯包。進店先叫一籠湯包,餛飩后到。湯包個兒不小,肉餡,有鹵汁;面皮蒸得半透明,郁郁菲菲,一口咬破,吸鹵汁,連吃肉餡吞包子。我可以一口一個,我小舅婆就咂嘴,“張佳瑋,好大的一張嘴!”

包子吃到分際,上餛飩了。餛飩按例需有蝦仁和豬肉糜為餡,湯里需有豆腐干絲,至不濟也得加紫菜。拌餛飩則是紅湯,也甜,另配一碗湯過口——無錫人吃什么都甜。

季節對的時候,有店會賣蟹黃湯包;交情好的店送姜醋蘸食,好吃。

姜醋在我們這里除了吃蝦吃蟹,還有個用途:蘸鎮江肴肉吃。肴肉壓得緊,咸香鮮涼,蘸酸味下酒,妙不可言。

當然也吃魚,也吃蝦。魚則紅燒或湯燉皆有,蝦大多清水煮,加以姜和蔥。蝦肉鮮甜,本不需調味,麗質天成。

圖書網:溫暖靈魂的味道pdf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評論:1   其中:訪客  1   博主  0

    • baitiaor baitiaor 0

      這個主題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