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呐喊pdf

2018年10月7日00:00:06 3 228
摘要

这是一本能让“圈外人”也能看、爱看的文学批评。作者用文字向“quanwei”说“不?#20445;?#29992; “笨拙”的方法开掘“确凿”的论据,用 “儿科”的比照阐发“鲜明”的观点,从而庄严地发表自己的宣言:“批评”不是“追捧?#20445;?#35874;绝一切“神坛?#20445;?/p>

孤独的呐喊 内容简介

《孤独的“呐喊?#34180;?#31995;“剜烂苹果?锐批评文丛”之一,该书分为“评论家批?#23567;薄?#20316;家批?#23567;薄?#25991;坛乱象批?#23567;比?#31456;,共30余篇文学批评文章。

长期以来,我国当代文学评论和研究,都是激情的赞美之声有余而客观的批评不足。针对某些作家创作中存在弊病,现有的文学批评家往往避而不谈、视而不见。那种指名道姓,一针见血的学术批评,始终都犹如凤毛麟角,打着灯笼也很难?#19994;健?/p>

鉴于此,本书作者唐小林作为一个文学批评的“圈外人?#20445;?#20197;多年?#38505;?#25166;实的阅读、思考为根基,剑走偏锋,将批评的矛?#20998;?#21521;文学界、评论界的“大咖”和蔚然成风的乱象,只专注于摆事实,不热?#26434;?#35762;道理。他借用批评对象自身的字、词、句,罗列其前矛后盾、浅入深出、?#26009;?#20182;人、重复自己、?#31181;?#22823;叶、指鹿为马之类软肋与硬伤,从而不温不火地、水落石出地、板上钉钉地进行验证与批评……

孤独的呐喊 目录

让人无计可施的人(代序)/1

第一辑?评论家批判

?#19978;?#20102;,雷达/3

刘氏的“豆腐渣?#20445;?3

谢冕的名气还能透支多久?/25

陈?#24049;?#30340;“学术?#32032;浴保?4

评论家的“矛”与“盾?#20445;?9

程光炜的学人素质/60

第二辑作家批判

余光中的“炼丹术?#20445;?5

贾平凹的“硬伤?#20445;?8

《带灯》与贾平凹的文字游戏/94

《这边风景》:深陷泥淖的写作?/101

穆涛获奖散文的“硬伤?#20445;?07

?#24576;?#20025;青们高估的“大师?#20445;?15

“忽悠”离理论相去甚远/127

在小说中玩哲学?

——马原童话新作析疑/143

“乡村哲学家”的病象/150

王安忆小说病象报告/165

李佩甫的小说“配方?#20445;?81

余秋雨怎样?#22885;?#29916;?#20445;?92

莫言的一锅?#22885;?#28822;?#20445;?04

第三辑文坛乱象批判

粗鄙伧俗,“性噱头”多如牛毛

——当代小说创作病象观察之一/219

嗜脏?#31070;保?#22823;肆污染读者眼球

——当代小说创作病象观察之二/231

?#33529;ń幽荊?#21019;作蜕变成克隆术

——当代小说创作病象观察之三/238

学力不逮,硬?#21496;?#20687;满身瘢疮

——当代小说创作病象观察之四/246

玩弄怪圈,把小说写成“天书”

——当代小说创作病象观察之五/257

“海子神话?#22791;媒?#28201;了/266

散文:虚构还是?#20999;?#26500;

——?#38405;?#35328;的散文为例/272

外国的“和?#23567;?#20250;念经/281

短篇小说何以不?#20889;?#35265;/294

学院批评病象“会诊?#20445;?98

文学批评何以青黄不接/310

文学奖闹剧何时才能收场?/313

多年之后会不会变成一堆?#29616;剑?18

后记/327

孤独的呐喊 精彩文摘

?#19978;?#20102;,雷达

2013年6月1日,“雷达的文学评论与中国化批评诗学建设?#21009;?#20250;”在?#36158;?#21484;开,从出席?#21009;?#20250;的作家和文学批评家来看,这是笔者目前看到的有关文学批评家?#21009;?#20250;的最豪华的阵容。紧?#24188;牛?#22312;国内诸多?#25945;?#19978;,我们看到的就是所有的?#21009;?#20250;上必然会喧嚣迭起的“好评如潮?#34180;?#26377;学者称,雷达的文学评论在新时期以来的文学评论群体中具有代表性。有的作家赞美雷达,是新时期以来最具影响的文学评论家,他的文学评论影响了新时期以来文学创作的发展。有的作家则评论说:雷达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评论家,是一个对当代文学做出了大贡献的人。他的存在,对于中国文坛是一种荣幸,是一种光荣。在这样一波接一波、犹如赞美竞赛一样的叫?#33945;?#20013;,对雷达的赞美迅速登峰造极。一些人与其说是专家学者,倒不如说是雷达弟子,他们将其神化为中国“文坛第一评”和“文坛巨擘?#34180;?#38754;对这?#20013;?#21927;嚷?#38534;?#20007;失理智的造神举动,我们有必要保持足够的清醒,为日益浮躁的文坛去掉?#20999;?#19981;?#25103;?#36215;的泡沫。雷达从事文学评论的时间虽长,文章虽多,但其中究竟又有几篇文学评论配?#33945;?#26159;“文坛巨擘”的像样之作?纵观雷达数十年来的文学批评,其优秀文字可说寥寥无几,但其应景之作,名不副实、炒冷饭的评论却大量浮现。笔者在阅读雷达的评论文章时甚至常常诧异,其中?#34892;?#25991;章出尔反尔,简?#26412;?#20687;不是出自同一个雷达之手。面对文坛这样一尊人造神像,笔者总是觉得,盛名之下的雷达,其?#30340;迅薄?/p>

在谈到中国文学批评的现?#35789;保?#38647;达说:“当前批评的乏力,也可说是一种整体性的疲软,首先在于精神价值判断力的某种?#31508;В?#23457;美判断力的软弱。现在的情况是,大多数文章停留在梳理、归纳、?#35789;?#29616;象表面上,鲜有大的思考,对时代审美走向,提不出切中要害的问题,更谈不上富有独创性的有深度的研究。”雷达在其《还是得修炼提升的能耐?#20998;?#35828;:“仔细体味一下大师们的经典作品,再读一读我们自己的也许堪称精彩的作品,便不能否认我们实在过多地显示了民族性、自足性、封闭性,缺乏必要的?#21344;?#20851;?#22330;!?#20026;此,雷达将加缪的《鼠疫》和莫言的?#30701;?#39321;刑?#26041;?#34892;了比较。雷达称加缪的《鼠疫》“关怀的是人类,是向善的关?#24120;?#20581;康的关?#22330;!短?#39321;刑》在某种意义上同样是写绝望境遇的,生与死的极端情景,但其处理却完全不同。莫言?#27604;?#26159;最富才情的作家之一,他有权按他的趣味?#30784;?#20294;是,写着写?#29275;?#23567;说似乎为了写恶而写?#30242;?#20316;者陷入了对‘杀人艺术’的赏玩之中,陶醉在自己布置的千刀万剐酷刑中,为了写恶而写?#30242;?#26377;时情不自禁地为人类制造灾难的残暴力的惊人而歌唱。?#35009;?#38065;知县与孙媚(眉)娘的性爱啦,六君子的殉?#29273;玻?#23385;丙的造反啦,比起杀人场面的声色并作,可就?#22253;?#22810;了。刽?#37038;?#30340;戾气和酷刑的血腥,罩住了整部小说。作为演?#31455;糇邮?#25991;化,作者成功了,但是作为人的文学,不能不说寒气逼人。我总感到,这里可以看出我们的文化和文学精神力量的某种薄弱面?#34180;?#22312;雷达的评论文章中,曾不止一次对莫言的作?#26041;?#34892;过类似的批评。

然而,当莫言获?#38376;当?#23572;文学奖之后,雷达对莫言的评价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和逆转。雷达高深莫测地告诉记者说,在几年前的一次讲座上,当被问及中国作家谁有可能获?#38376;到保?#20182;?#31508;被?#31572;即是莫言?#22270;?#24179;凹。有谁能够相?#29275;?#27492;前还在理直气壮地痛批莫言的?#30701;?#39321;刑》是“为了写恶而写恶?#20445;?#25209;评《红高粱》“没?#20449;?#21035;是非善恶的能力”的雷达,却欣然赞美说:?#28595;?#35328;获?#38376;当?#23572;文学奖的根本原因是他创作中可贵的独创性,以及他作?#20998;?#29420;特的农村经验与中国心情。莫言的获?#20445;?#26082;是对他个人突出成就的褒扬,同时也意味着世界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肯定?#20445;澳?#35328;创作的世界令人联想起福?#22235;?#21644;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19994;?#19968;个出发点。他在作?#20998;?#24456;好地吸收了新的西方文学观念,将世界文学营养结?#31995;?#33258;己本土的创作经验中,并结?#31995;?#24456;好很成功。具有独创性、创新精神?#34180;?#38647;达告诉记者,他最推崇的是由中篇发展为长篇的《红高粱家族》,毕竟它是莫言最具代表性和象征意义的作品:

这个象征性可能会伴随他的一生。谁都看得出来,红高粱系列小说与我国以往战争题材作品面目迥异,它虽也是一种历史真实,却是一种陌生而异样的、处处留着主体?#22303;?#29123;?#23637;?#30340;印痕,布满奇思狂想的历史真实。就它的情节构架和人物实体而言,也未必多么奇特,其中?#26434;形?#20204;惯见的血流盈野,战火冲天,仇恨与爱欲交织的喘息,兽性与人性扭搏的嘶?#23567;?#28982;而,它奇异的?#28982;?#21147;在于,我们被作者拉进了历史的腹心,?#33945;?#20110;一个把视、听、触、嗅、味打通了的生气四溢的世界,理性的神经仿佛突然失灵了,我们大口呼吸着高粱地里弥漫的腥甜气息,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神秘体验和融身于历史的“浑一?#24330;?#24577;。于是,我们再也不能说只是观?#22303;?#19968;幅多么悲壮的历史画卷,而只能说?#33945;?#20110;一种有呼吸有灵性的神秘氛围之?#23567;?#20854;深刻的根源乃在于作家主体把握历史的思维方式之巨变。莫言以他富于独创性的灵动之手,翻开了我国当代战争文学簇新的一页——他把历?#20998;?#35266;化、心灵化、意象化了。作品在传统的骨架上生长出强烈的反传统的叛逆精神?#35805;?#25506;索历史的灵魂与探索中国农民的灵魂紧紧结合;红高粱成为千万生命的化身,千万生命又是红高粱的外显,它让人体验那天地之间生生不息的生命律动。它的象征意义,在对“杂?#25351;?#31921;”的批判里看得更加分明……

雷达对莫言的作品在获?#38376;当?#23572;文学奖之前和之后的评价简直是冰火两重天。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当今文学批评现状的冰山一角。

2004年,在某些书商、企业家、节?#24656;?#25345;人、歌星?#22836;?#22320;产大佬的联?#27973;?#20316;之下,一本?#24576;?#20026;“将是我们这个时代享用不尽的关于狼图腾的精神盛宴”的“旷世奇书?#34180;独?#22270;腾》,犹如地毯式轰炸一样,在国内众多?#25945;逕险?#24320;了?#22303;?#30340;宣传攻势。不少文学批评家加入了?#29420;?#22270;腾》的商业大合唱。他们对?#29420;?#22270;腾》赞美有加:

?#29420;?#22270;腾》在当代中国文学的整体格局中,是一个灿烂而奇异的存在,如果将它作为小说来读,它充满了历史和传说,如果将它当作一部文化人类学著作来读,它又充满了虚?#36141;?#24819;象。作者将它的学识和文学能力奇妙地结合在一起,具体描述和人类学知识又相互渗透得如此出人意料、不?#20260;家欏?#26174;然,这是一部情理交织、力透?#22870;?#30340;大书。

对于?#29420;?#22270;腾》这样一部小说,雷达先则表现得与众不同,撰?#21584;?#35780;,“同样暴露出精神?#35797;簇?#20047;,无力?#19994;?#30495;实的价值理想的问题?#20445;?#20316;者的文化观和贯穿性意念,?#27492;?#35859;?#20999;?#25991;明论,?#20174;刑?#22810;的谬误?#34180;?#20294;很快,面对?#29420;?#22270;腾》这同一本书,雷达却莫名其妙地转了向。在《〈狼图腾〉的再评价与文化分析?#20998;校?#38647;达说:“作为文学文本,?#29420;?#22270;腾》积聚了大量原创因素,属于不可多得的具有史诗品相的宏大叙事?#20445;?#25105;以为,?#29420;?#22270;腾》是当代小说中很有价值的作品,是一部深切关注人类土地家园的,以灵魂回应灵魂之书?#20445;?#22312;暴烈的血色场景的间隙,作者用另一副雄浑而柔情的?#23454;鰨?#25551;绘?#35828;?#20154;心魄的草原之美,那翡翠般的聚宝盆,那美丽的天鹅、?#25226;肌?#22823;雁,那色彩斑斓的大鸟小鸟,那娇艳欲滴的白芍药,那满地的无名野花,那清苦的草香,令人沉醉,让人心胸?#35780;薄?#38647;达甚至抹去自己之前的批评色彩,“我一?#27604;?#20026;,关于?#29420;?#22270;腾》的文学性,不宜用常规要求,它确乎有点小说不像小说,纪实不像纪实,带有边缘性?#22270;?#25509;性。正像任何事物都不可能界限绝对分明一样,文体亦然。它那刚健、苍凉、?#24598;?#30340;排浪式的语句,它那不加文饰的?#26222;?#24863;和原生态,恰恰最能?#29916;?#20854;狞厉之美。整部作品悲怆恢宏,?#19981;?#20154;心?#20445;?#23545;此我想,我们应该更多地用审美的、充满匪夷所思的想象力的眼光,而不是充满道德义愤的实用眼光来看待这部作品?#20445;?#22312;我看来,?#29420;?#22270;腾》艺术震撼力很强、生命意蕴甚丰,它让人的灵魂震颤、让人的心智慢慢?#25307;眩?#35753;人看清‘?#25945;?#26007;地’的本质、让人知道在基本的人性天理面前应如何珍惜、如何拥?#23567;?#22914;何警觉、如何拒绝、如何捍卫、如何爱、如何关?#22330;?#36825;样的作品在中国当代文学领域委实太少了?#34180;?#38647;达这样朝秦?#25788;?#32763;云覆雨的评论,真让人?#24247;?#21475;呆。

作为文坛一位著名的文学批评家,长期以来,我们听到的都是对雷达不切实际的歌颂,而对于其文学批评中呈现出来的各?#26893;?#35937;,几乎很少有人提及。雷达大量写作的?#20999;?#23545;当代文坛的宏观论述和全景式的评论,大都是言之无物、自我重复的“八股”评论。这些文章往往有一个固定的写作模?#21073;?#36890;常都是首先谈一谈当下作家作品创作的所谓精神走向、审美走向,或者遇到的?#35009;?#29942;?#20445;?#28982;后就趾高气扬地站在自以为是的某个制高点,“揭示”出当前文学创作中五花八门的病症,诸如?#35009;?#29983;命写作、灵魂写作、孤独写作、独创性写作的?#31508;?#21862;;作家的作品缺少对现实生存的精神超越?#25237;?#26102;代生活的整体性把握啦;缺少宝贵的原创力,?#19995;?#24378;了畸形的复制能力?#30149;?#22312;我看来,雷达的这些文学批评实在是空洞无物的废话。无论在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时代,能够做到像雷达所说的“生命、灵魂、孤独、独创性”之类玄妙玩意儿都不?#31508;?#30340;作家,永远都是凤毛麟角。所以,任何时候用雷达的这一?#22918;?#20934;来批评文坛某些作家的创作弊病,都可以头头是道。更为吊诡的是,雷达一面在批评某些作家灵魂写作的?#31508;В?#24635;是在复制自己;一面又在自己的评论文章中进行着一种匪夷所思的大炒冷?#36141;?#33258;我复制。例如,雷达将其《长篇小说是否遭遇瓶?#34180;分?#30340;第二部分《迫切需要正面的价值声音》稍?#21360;?#25972;容?#20445;?#23601;成为《还是得修炼提升的能耐》这样一篇文学评论。将《当前文学创作症候分析》拆分一下,就组合成了另一篇评论文章《出不了伟大作家?中国当代文学?#31508;裁矗俊貳?/p>

由于大量写作这种机械重复性的文章,雷达有时甚至连自己都搞糊涂了。例如,在《长篇小说是否遭遇瓶?#34180;分校?#38647;达写道:“张洁的《无字》以九十万言的篇幅书写三代女性的命运……”而在《我所知道的茅盾文学奖?#20998;校?#38647;达却说:“张洁的《无字》,三卷本,90万字,写四代女性的命运悲剧。?#26412;?#27492;,笔者十分怀疑,雷达作为一个批评人,究竟是否?#38505;?#35835;过张洁的《无字》,你可以没有读过,但不可以一会儿“三代?#20445;?#19968;会儿“四代”地?#35780;?#38654;里。2011年,在第八届茅奖评奖中,张炜450万字的超长篇小说《你在高原》甫一公布,旋?#19995;?#21040;了众多读者的质疑,人们怀疑茅奖评委中究竟有几个人读完这部长篇小说。对此,雷达豪气干云地说:不能机械地理解阅读。“阅读可以是精读、细读、浏览,不一定非得一字一字阅读。这样大体量的作品把握起来的确?#24515;?#24230;,但不是不可?#22253;?#25569;。评委们都有丰富的阅读经验,?#36816;?#30340;文学艺术价值是可以做出考量的。”雷达同时还表示,张炜扎扎实实创作多年,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这也?#27807;?#20182;人气很旺。一粒沙里看世界,雷达究竟?#38505;?#36890;读过几部茅奖作品,我们完全可以依据他的“自白”而管中窥豹。在中国文坛上,从神化作?#19994;?#31070;化文学批评家,甚至作家与批评家之间的彼此吹捧和互相神化,早已成为一?#20013;?#29031;不宣的潜规则。也许雷达自己都并未?#38505;?#20180;细地读完张炜的《你在高原》,而是在友情赞颂:“这么一部书已经不能简单用‘史诗’‘民族志’‘百科全书’等旧的名词来描述,只在(?#26657;?#22823;地才有这样的包容力?#20445;?#22312;我看来,这部书是一个人漫长的心灵之旅,起意并没有宏大主题,是由个人心史的积聚逐渐走向了民族心史。”一部并没有多少人读过,也?#24418;?#32463;过时间检验的长篇小说,岂能由雷达一个人遽?#38470;?#35770;,轻易说成是“民族心史?#34180;?/p>

打开雷达的评论专著,其重复之作屡屡出现。有的文章只是改换了一下标题,便被收入到了不同的文学评论专著?#23567;?#22914;,雷达的《当前文学批评症候分析》一书中的《消费时代短篇小说的价值》一文,在收入其《重建文学的审美精神》一书?#20445;?#23601;成了《市场拒绝短篇小说吗》。不知道的读者只看标题,还以为这是雷达撰写的两篇文章。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对读者的不尊重。而该文中老舍先生的长篇小说《大明湖》书稿未及出版就毁于战火,老舍不得不凭着记忆,重新将其中最难忘的一段故事,?#30007;?#25104;了著名的中篇小说?#23545;?#29273;儿》的那一段轶事,经雷达稍一“变换?#20445;?#23601;又出现在了其《新世纪文学的精神生态和?#35797;次?#26426;》一文?#23567;?#36825;种将土豆改名?#26032;?#38083;薯、将马铃薯改名叫洋芋、将洋芋改名叫山药蛋来销售的做法,使我们在阅读雷达的许多文学评论?#20445;?#24635;是有一种?#20843;?#26366;相识”的感觉。以雷达的《重建文学的审美精神》一书为例,在该书上卷第93页,下卷第185页和第370页,屡次出现一个其杜撰的新名词“亚乡土文学?#20445;?#25110;称“亚乡土叙事?#34180;?#38647;达的一番注解是,这是“新世纪文学”中出现的一种新的文学现象。现代转型社会时期农村的人口大量涌入城市,?#27807;?#22823;部分乡村出现空心化状况,没有了青年壮?#22303;Γ?#30041;下的只有老人、小孩和一些妇女。一些作家敏感地发现了这一现实,开始揭示这一问题。亚乡土文学与“五四?#31508;?#26399;的问题小说极为相?#30130;?#23427;们用力揭示社会问题,表现真切的社会人生图景,而?#36816;?#28041;及的社会问题没有提出根本的解决办法。或者说,亚乡土文学并不缺乏揭示?#22909;?#29616;实的能力,它缺乏的是呼唤爱、引向善与光明、正面造就人的能力。我以为,要求一个作家去对其作?#20998;?#28041;及的社会问题提出根本的解决办法,这无异于要求公鸡下蛋,本身就是违反艺术规律的表现。曹雪芹在《红楼梦?#20998;?#28041;及?#22235;?#20040;多的社会问题,却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办法,而自己却只能是“举家食粥酒常赊?#34180;?#25176;尔斯泰在《复活》和《?#26448;取?#21345;?#24515;?#23068;?#20998;?#25552;出了如此之多的社会问题,?#35757;?#20182;能够解决玛?#23396;?#23043;和?#26448;取?#21345;?#24515;崮人?#38754;临的社会问题吗?比如,一个作家的作品如涉及电信诈骗,?#35757;?#36824;要指望该作家同时必须写出一部《防电信诈骗手册》,否则就不能算?#33945;?#26159;一个优秀的作家?早有美国作家卡佛说过明白话:“要通过小说来?#35851;?#20107;物,?#35851;?#20154;的政治派别或政治系统本身,或挽救鲸鱼、挽救红?#38469;鰨?#19981;可能。”

雷达主张阅读“不一定非得一字一字阅读?#34180;?#25105;却认为,作为一个“?#31185;住?#30340;文学批评者,在下笔写文章?#27604;?#19981;能将连自己都没有?#38505;?#35835;过的东西妄评一通。如,雷达在《近三十年中国文学的精神?#20998;?#35828;:“李亚伟的《中文系》在今天读来,似仍能闻到那间大学宿舍里的臭袜?#28216;?#36947;。”在我看来,雷达要么本身就没有?#38505;?#35835;过《中文系》这首诗,要?#27492;?#28982;读过,但压根就没有读懂。李亚伟在诗中没有一个字是有关大学宿舍?#32479;?#34972;子的描写,雷达怎么就如此嗅觉敏感,想?#27604;?#22320;闻到了臭袜子的味道?雷达不知道,《中文系?#20998;?#25152;以成为当代诗歌中的优秀之作,并不是李亚?#28595;?#25152;大学宿舍里的袜子特别臭,而是因为诗中鲜活地?#20174;?#20986;?#22235;?#20010;时代中文系学子的群像。诗中始终洋溢着一股强烈的青春气息?#22836;诺?#19981;羁的叛逆精神。又如,雷达在《独特性?#28009;咸言?#37324;的“哈?#38450;?#29305;?#34180;分行?#36947;:

?#20063;?#19981;是主张你大量罗列经济细节、?#22235;?#26680;算之类的东西到作品里去。是的,恩格斯说过,他从?#25237;?#25166;克的作品里所学到的东西,“要比从?#31508;?#25152;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34180;?#28982;而,?#25237;?#25166;克在写作品?#20445;?#20309;曾想到过这些“特殊效果?#34180;?#20182;老人家恐怕做梦也没有想过要和统计学家比赛的事。

?#25237;?#25166;克在年仅51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五十啷当岁,无论在世界上哪一个国家都称不上是“老人家”吧。

在我看来,一个?#38505;?#20570;事的文学批评家,除了要在文学批评领域里卓有建树,同时还必须具有一?#20013;?#24576;若谷的人格魅力。对于别人称其为“文坛巨擘?#20445;?#38647;达应该有所警惕。

贾平凹曾赞扬雷达说:“作为文学评论家,雷达已经名满天?#38534;!薄?#38647;达一直活跃在文坛上,他的重要性在于连接和体现了老一辈评论家和新一代批评家的结合,他的特点或许并不十分独立,大有独立之姿者亦是?#26893;?#39740;?#29275;?#20294;雷达是大才。”对此,雷达心领神会。2005年,在谈到贾平凹的小说《秦腔?#32933;保?#38647;达曾坦言:“由于书中人与人关系复杂,?#27807;梦页?#23558;人物所为张冠李戴,通常要将前后文反复对照才知所以。此外,大面积的乡村鸡零?#21290;?#30340;琐事,让人读来感到厌?#22330;!比?#32780;,雷达在读《秦腔?#32933;?#34429;然读得颠三倒四,?#35780;?#38654;里,非常痛苦,但丝毫都不影响其对《秦腔》的热情赞美:

把《秦腔》放在整个中国今天乡土叙事的背景下来看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作品,也是贾平凹个人极其重要的一部作品。他?#40644;?#20102;以往小说的写法,比较难读,要慢读、细读,才能读出它的意义和味道。他抽取?#26031;?#20107;的元素,抽取了悬念的元素,抽取了情节的元素,抽取了小说里面很多元素,可以说,这是一次?#30333;偶?#22823;的风险的写作,这样写太不容易,但《秦腔》却成功了。

在《秦腔?#38450;錚凹?#38646;?#21290;?#30340;泼烦日子”在?#24120;?#40655;)稠地缓缓流动?#29275;?#20294;作者打?#22871;偶?#23558;消失的民间社情和语言感觉,弥漫着无处不在的沧桑感,贯穿全书最重要的意象有两个,那就是“土地”与“秦腔?#20445;?#23427;们由盛而衰,表现传统的乡土中国的日渐消解,结?#32929;?#20197;实写虚。但其原生态写法造成了阅读?#20064;?/p>

试想,如果商家?#30333;偶?#22823;的风险,将?#22363;?#37324;销售的牛奶,把奶和营养都抽取了,那还叫牛奶吗?最多只能叫水。《秦腔?#38450;?#25226;小说里的这元素那元素都抽取干净了,那还叫小说吗?最多只能叫文字碎片。既然雷达都承认《秦腔》的人物常令他张冠李戴,形成了阅读?#20064;?#37027;么雷达又是怎样从《秦腔》的字里行间里感觉到其无处不在的沧桑感的呢?

多年来,雷达常常以茅奖评委权威和新闻发言人自居,对茅奖的评选发出一些看似具?#24615;都?#21331;识的见解和言论。在《我所知道的茅盾文学奖?#20998;校?#38647;达写道:“贾平凹的《怀念狼》、莫言的?#30701;?#39321;刑》、?#33267;?#31185;的《日光流年》、李洱的《花腔》、二月河的?#38431;?#27491;?#23454;邸?#31561;在文本文体上有所?#40644;疲?#26159;全球化语境下小说创作走本土道路的新尝试,?#20174;?#20110;种种自身的原因或非自身原因落选了。”小说创作真有所谓泾渭分明的本土道路和外国道?#20998;?#20998;吗?如果?#26657;?#37027;么事实是,走本土道路根本就算不上是一种新的尝试。?#35757;?#38647;达能说贾平?#24049;?#33707;言们是从国外的道路上走过来的?况?#24050;至?#31185;《日光流年?#20998;心?#31181;?#22885;?#23572;克斯?#20581;?#30340;句子,本身就是对外国小说的模仿,尤其是小说中的那个“三姓村?#20445;?#20998;明让我们看到了英国作家斯威夫特《格列佛游记?#20998;小?#23567;人国”的影子。只不过“小人国”的人是个子长不大,而“三姓村”的人则是活不长。这种对外国文学作品?#33529;ń幽?#30340;写作,怎么能?#24576;?#20043;为是“走本土道路的新尝试?#20445;?/p>

说实话,与雷达的评论文章相比,?#19994;?#26159;看好其散文。在?#29420;?#36798;散文后记?#20998;校?#38647;达如此写道:“我虽然慨叹文学批评的无人喝彩,但绝不准备?#29260;?#25105;觉得那是我的宿命、苦命。”在笔者看来,雷达实在是过于悲观了。并不是文学批评无人喝彩,而是平庸的文学批评不但无人喝彩,甚至还会遭到人们的诟病。雷达说:“我有时自问,我的散文究竟写了?#35009;矗科臼裁?#21453;比我的评论更能引起注意?”其实,答案早就写在雷达自己的文章里。雷达的散文常有真情,如果雷达一直从事散文写作,说不定已自成一家。但不幸误入他并不适合的理论之途,令人扼腕:?#19978;?#20102;,雷达。

图书网:孤独的呐喊pdf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 c c 1

      学习

      • 123321 123321 1

        可见

        • 123321 123321 1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