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更斯讲英国史(第二卷)pdf

2018年10月13日18:04:22 3 260

狄更斯讲英国史(第二卷) 内容简介

《狄更斯讲英国史?#32933;?#19968;本由英国著名作家查尔斯·狄更斯为自己的儿女所编写的一套历史书籍,最早于1851年1月至1853年12月连载在英格兰周刊?#37117;?#24237;箴言?#32602;℉ousehold Words)上?#22351;笔?#29380;更斯亦出任本杂志编辑。本书一共分为三卷,讲述了从公元前50年到公元1689年、维多利亚女王登基之间的英格兰历史,其中也涵盖了部分苏格兰、爱尔?#24049;头?#20848;西的重大历史?#24405;?#34429;为历史书,但狄更斯使用了更为风趣、更具故事性的文学写作手法,并在史实的基础之上加以创造,将文中对话和人物情感塑造得惟妙惟肖,带给读者身临其境?#35805;?#30340;感受。此外,狄更斯一贯诙谐幽默?#30007;?#20316;风格?#22836;?#21050;口吻依旧贯穿全文,而且通过讲述历代君王的沉浮,作者也表达了一种世事难料,繁华落尽,一切?#25112;?#24402;为尘土的超凡心境,并引发读者对人生真谛的思考。

本书第一卷(既第一至第十四章)分为四个部分:撒?#25628;?#20837;侵、斯堪的纳维亚入侵、?#24503;?#24449;服,和盎格鲁-?#24503;?#29579;朝在英格兰的巩固?#22836;?#23637;。这一段历史见证了英格兰早期的动?#30784;?#20998;裂和统一,如果想要更深入地了解现今英格兰的文化,这段历史可谓是必不可缺的奠基石。其中,最?#26723;?#19968;提的是,在本卷的最后三章,作者特意描写了安热万王朝的崛起和衰落,解?#22303;?#33521;法两国矛盾的根源,并为占据第二卷主导地位的英法百年战争埋下了伏笔。

此译本最大的特点是保?#33267;?#21407;文风趣?#30007;?#20107;风格,以讲故事的口吻传达了作者的意图,打破了“历史书枯燥无味”的传统观念。另外?#26723;?#25552;及的是,出了忠实原文之外,本书的译者们为读者提供?#35772;?#23613;、谨慎的注解,以供?#34892;?#36259;深入了解的读者查阅、参考。

狄更斯讲英国史(第二卷) 目录

第十五章?#20309;鲁?#26031;特的亨利——亨利三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十六章:“长腿”爱德华一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十七章:爱德华二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十八章:爱德华三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十九章:理查德二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二十章?#27721;?#21033;四世——博?#26893;?#32599;克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二十一章?#27721;?#21033;五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二十二章?#27721;?#21033;六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二十三章:爱德华四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二十四章:爱德华五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第二十五章:理查德三世统治下的英格兰

狄更斯讲英国史(第二卷) 精彩文摘

就算?#24515;?#20301;英国贵族还记得被谋杀的亚瑟有个姐姐——也就是那位被关在布里斯托尔修道院的?#23433;?#21015;塔尼的美少女”埃莉诺,他们也已不再提及她和她的王位继承权了。已故篡位者的长子亨利被英格兰?#33041;?#24069;彭布罗克伯爵带到了格洛斯特,年仅十岁就被迅速?#29992;帷?#30001;于王冠同国王的其他宝藏一起丢失在了汹?#24247;?#28023;水中,而仪式进行得如此匆忙竟无暇?#29616;?#19968;顶新的,他?#20405;緩媒?#19968;个朴素的金圈作为替代品戴在了亨利头上。“我们曾是这个孩子?#30422;?#30340;仇?#26657;?#24429;布罗克伯爵、这位真正?#32435;?#22763;对出席的少数贵族说,“我们的恨意他理应受之,但这孩?#37038;?#26080;辜的,他如?#22235;?#24188;,我们应当对他友善并给予他保护。”念及自己也?#26143;?#24188;小的孩子,贵族们的心都软?#35772;?#26469;,低头齐颂:“亨利三世万岁!”

随后,大议会在布里斯托尔召开,再次修订了大宪章。考虑到国王过于年幼而无法独自统治英格兰,他们赋予了彭布罗克伯爵摄政权。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摆脱法国王子路易并?#21307;切?#20173;旧支持路易的贵族们拉拢至自己麾下。路?#33258;?#33521;格?#24049;?#22810;地方都有很大的势力,其中就包括伦敦。此外,他还控制了莱斯特郡的索雷尔山城堡。在一系列小?#32479;?#31361;和停战协议后,彭布罗克伯爵包围了城堡。路易王子派遣了一支由六百个骑士和两千名士兵组成的军队来解围。伯爵无法对抗这股势力,只?#36152;?#36864;。法国王子的军队在在战火和抢掠中大摇大摆耀武扬威而来,又在战火和抢掠中离开,前往林肯。林肯很快就沦陷了,但这座城镇中,一?#24187;心?#21476;拉?德?凯威尔的英勇孀妇守卫着自己的城堡,她顽?#24247;?#25239;,?#28798;?#20110;担任指挥官的法国伯爵发现必须围困住它才?#23567;?#23601;在围困城堡之?#20445;?#26377;消息称彭布罗克伯爵率领四百个骑士、两百五十个十字弩士兵以及一支士饱马腾的军队正在逼近。“可有?#35009;春?#25285;心的?”这位伯爵说道,“要攻击一座四周都?#24418;?#22681;的城池?英格兰人真是疯了!”英国人就是这么做了,但?#25381;新?#24178;,反而采取了一种非常睿智的做法。他们将敌人引到林?#31995;?#31364;巷或路面?#27833;?#30340;偏僻小径中,以困住骑兵,进而给敌人造成重创。伯爵叫嚣着只要活着就永不向英格兰叛贼屈服,遂被诛?#20445;?#20854;他所有人?#32426;?#38477;了。这场被英国人戏称为“林肯集?#23567;?#30340;胜利的结局,同其他的胜利一样——普通人被毫不留情地处决,骑士和绅士们交了赎金然后平安归家。

路易的妻子、卡斯蒂利亚的美人布?#35760;校?#20934;备了一支?#30722;?#21313;艘船组成的舰队,从法兰西赶去营?#26085;?#22827;,不料却在泰晤士河迎?#23360;?#19978;了一支由四十只好坏参半的船组成的英格兰舰队。英格兰舰队英?#25504;?#25112;,法兰西有六十五艘船在战?#20998;?#34987;击沉。这场惨败?#27807;字战?#20102;法兰西王子打胜仗?#21335;?#26395;。于是一纸协议在?#24613;?#26031;达成,英方会?#22836;欧?#22269;王子和他的军队并确保他们安全回到法国,前提是目前仍追随路易的英国贵族们必须重新效忠英格兰。对路易而言,他必须离开了,这场战争使他一?#24230;?#27927;,甚至不得不向伦敦的市民借钱以筹措回?#19994;?#36335;费。

在随后的日子里,彭布罗克伯爵本人致力于公正地治理国家,并使?#20999;?#22312;坏国王?#24049;?#32479;治时期反目成仇的人们握手言和。他推进了大宪章的进一步完善,也重新修订了森林法;若?#24187;?#20892;民在皇?#30097;?#26519;里杀死了一头?#24503;梗?#23558;不再被判死刑,只需监禁即可。若这名摄政伯爵能够多为英格兰效力几年该是件多好的事,但天不遂人?#28014;?#24188;王?#29992;?#19981;到三年,彭布罗克伯爵?#33151;?#19990;了。今天,我们仍旧可以在伦敦的老圣殿教堂看到他的坟墓。

于是摄政权?#36824;?#20998;了。曾被国王?#24049;?#20219;命为温切斯特主教?#35851;说?德 罗什,被委托?#23637;松星?#24180;幼的君主,而行使皇权的权力则被赋予了休伯特 德 伯格伯爵。这两位打一开始就互相?#24202;?#24815;的名士,很快发展成了仇人。当年幼的国王到了可以独自执政的年纪?#20445;说?德罗什发?#20013;?#20271;特的权势越来越大,一怒之下便请辞出国了。于是,在接下来近十年的时间里,休伯特独揽了大权。

但想要获得一位国王十年的?#20013;?#22402;爱太难了。这位国王也不例外。随着年纪?#33041;?#38271;,他表现出了和?#30422;?#24778;?#35828;南?#20284;性:虚弱、?#22918;洹?#20248;柔寡断,他唯一的好处就是不残暴。这时德 罗什已经归国,十年未见的国王重新对他投以青眼,冷落了休伯特。国王需要钱,相比之下休伯特则因自己的宠爱变得很富?#26657;?#22240;?#26031;?#29579;开?#32487;?#21388;休伯特。最后他听信谗言,或者是装作听信的样子,认为休伯特侵占了皇家财产,并要求休伯特交出?#29615;?#25253;告详细描述自己?#33041;?#32844;经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愚蠢的指控声称休伯特用魔法获得?#26031;?#29579;?#21335;?#29233;。休伯特清楚地知道面对这种荒谬的指控他无法为自己辩?#25285;?#20182;的宿敌定要置他于死地,于是他逃到?#22235;?#39039;修道院。国王大怒,?#20381;?#20262;敦市长并对他说:“带两万市民,把休伯特 德 伯格给我从修道院拖出来,带到我面前?#30784;!?#36825;位市长匆匆动身,但都柏林的大主教(他是休伯特的朋友)警告国王说修道院是个神圣的地方,若他胆敢在那里作恶,一定会受到教会的?#22836;#?#22269;王因此?#35851;?#24515;意并召回?#22235;?#20301;市长,并宣布休伯特有四个月的时间来准备辩护,在此期间他是安全且行动自由的。

尽管我认为休伯特早已了解了这个世道,但他?#25925;窍?#20449;?#26031;?#29579;?#30007;?#35834;,在这些条件下离开?#22235;?#39039;修道院去探访自己的妻子——一位?#31508;本幼?#22312;圣埃德蒙伯里的苏格兰公主。

休伯特前脚刚离开这座避难所,他的仇敌们?#22303;?#21051;说服软弱的国王派?#24187;?#21483;做戈弗雷 德 克?#23454;?#29237;士去抓捕他,这位爵士手下有个叫做“黑帮”的三百人流氓团伙。他们在埃塞克斯的小镇布伦特伍德发现了休伯特。正在熟睡的休伯特跳下床,跑出了屋子,?#27833;?#25945;堂,跑上祭?#24120;?#25226;双手置于十字架上。可戈弗雷爵士和“黑帮?#22791;?#26412;不在乎教堂、祭坛或者十字架,他?#21069;?#21073;架在他脖子上,一路把他?#31995;?#20102;教堂外,然后?#20381;?#19968;个铁匠给他带镣铐。铁?#24120;ㄎ艺?#24076;望我知道他的名字!)被带来了,他浑身的皮肤都被锻造的烟熏?#26126;?#40657;,因为走得太快还喘着粗气;“黑帮”成员?#35828;?#19968;?#22253;逊?#20154;让出来,他们大声咆哮?#29275;骸?#38243;铐给我打得粗点,结实点!”铁?#31216;?#36890;一声跪下了,可并不?#31373;?#30528;“黑帮?#20445;?#20182;说:“这是勇?#19994;?#30340;休伯特?德?伯格伯爵啊!他在多佛尔城堡奋战,击败了法国的军队,为国家贡献了这么多!要是你乐意,你可以杀掉我,但我永远也不会给休伯特?德?伯格伯爵造镣铐!”

但“黑帮”从?#24202;?#30693;何为愧意,不然他们也许会为此而感到羞愧。他们轮番殴打了铁匠并咒骂了他,然后把?#24459;礼?#35099;的伯爵绑在了马?#25104;希?#24102;着他一?#36153;?#38271;奔向伦敦塔。但是,这种亵渎教会圣地的做法令大主教无比义愤,胆怯的国王很快就命令“黑帮”将伯爵?#25191;?#20102;回来,同时命艾塞克斯的治安官?#35789;兀?#20197;防他逃离布伦特伍德教堂。于是乎,这位治安官在教堂周围挖了条深沟,还种上了高高的篱笆,日夜?#35789;?#30528;教堂。当然“黑帮”和他们的首领也日?#20849;?#31163;,犹如三百零一匹黑狼。三十九天过去了,休伯特?德?伯格伯爵始终?#25381;新?#20986;教堂一?#20581;?#21040;了第四十天的时候,他再?#24425;?#19981;了无止境的饥饿和寒冷,把自己交给了“黑帮”。他们再次将他带到伦敦塔。审讯中,他拒绝辩解,但最后结?#24544;?#23450;,他要?#29260;?#25152;有受封的土地,永远被监禁在迪韦齐斯城堡,他?#21069;?#36825;座城堡叫做“自由监狱?#20445;?#30001;四位贵族各自?#27010;梢幻?#39569;士看管。在那里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候,他听说昔日为敌的主教的?#24187;?#36861;随者要被任命为?#35789;亍?#20271;爵害怕自己可能会被?#20445;?#22312;某个?#29380;?#37324;爬上了城墙,从高高的城墙顶上跳入护城河中,而后安全?#20064;叮?#24182;在另一座教堂中觅得庇护。此时有一些贵族正集结在威尔士密谋反抗国王,他们派出一支马?#24433;?#20182;从这里?#24188;?#20102;。最后他得到?#26031;?#29579;的?#38470;?#24182;?#25351;?#20102;原有的封地,但他自此隐居,没再?#37322;?#36807;官居高位,也不再奢求国王的青睐。休伯特?德?伯格伯爵的传奇至此剧终,画上了比许多宠?#27982;?#30340;一生更美满的句号。

?#20999;?#36149;族们之所以奋起反?#25925;且?#20026;无法忍受温切斯特主教的?#35845;?#34892;径。自从发现国王心里非常讨厌?#30422;妆黄?#31614;署的大宪章后,主教?#22270;?#21147;支持他反对大宪章。而且,比起英国人主教更?#19981;?#22806;国人。加之他公开宣称英国贵族的地位比法国贵族低,这就导致英国贵族们?#32929;?#36733;道。而当国王发现教会支持外国人后,担心王位不保,就把主教和他的外国伙伴打发走了。但当他和普罗旺斯伯爵的女儿——一?#24187;?#21483;埃莉?#26723;?#27861;国小姐结婚后,他?#31181;?#26032;对外国?#26031;?#36215;了笑?#22330;?#23130;礼上女方来了很多亲戚,在宫廷里举行了盛大的家庭聚会,带走了太多的好东西?#22836;?#24120;多的钱。这些?#22235;?#36208;了英格兰?#35828;?#38065;之后还对他?#20405;?#39640;气昂。于是胆大的英国贵族们公然低声提起大宪章中的一个条?#30591;?#20854;中规定不合理的宠臣应遭到驱逐。然而对?#22235;切?#22806;国人?#36766;?#34065;地笑道:“英国的法律关我们?#35009;?#20107;?”

法国国王腓力驾?#31726;螅?#36335;易王子继位,然而他才统治了不到三年就匆?#20381;?#19990;,随后和他同名的儿子登上了王位。这位新国王非常温和,简?#31508;?#19990;界上最不像国王的人。亨利国王的?#30422;?#20234;莎贝拉非常希望(当然她抱着某种敌意)英格?#32426;?#36825;位国王开?#20581;?#30001;于亨利国王只是?#20999;?#30693;道如何利用他?#30007;?#24369;之人手中的傀儡,所以伊莎贝拉轻易地说服了他。但议会决定不给这场战争提供经费。为了挑衅议会,他装了三十大箱银子——?#33402;?#19981;知道他能?#24189;?#37324;弄来这么多钱,极有可能是?#30828;?#20846;兮的犹太人手中榨出来的——然后把它们装船,并亲自前往法兰西开战,随行的有他的?#30422;?#21644;?#20540;?#29702;查德,也就是聪明富有的康沃尔伯爵。但他最终?#25925;且话?#28034;地,?#20234;?#28316;的回家了。

议会当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有友好起来;他们指控国王浪费公共财产满足外国?#35828;?#36138;欲。他们非常?#20384;鰨?#20915;定再不给他挥霍的机会;国王为此绞尽?#28798;?#24182;无耻地用一切借口和武力手段掠夺臣民们的财产,于是大家都说他是英格兰最剽悍的乞丐。尽管他声称加入了十字军,想借此弄到些钱,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根本无意参与东征,所以他一个子?#35009;?#26377;捞?#20581;?#26469;来回回地争辩了很多回之后,伦敦人已经对国王厌恶到了极点,而国王也恶意地回敬了他们?#33041;?#24847;。但无论是爱?#25925;?#24680;,都无益于现状的改观,接下来的九到十年里国王?#25925;?#32769;样子。最后贵族们正?#25945;?#20986;,如果他能够保证他们重获自由,议会可以拨给他一大笔钱。

国王欣然同意。于是,在五月里的某一个晴天,一场大会在威斯敏斯特厅召开。所有的神职人员都穿上他们的圣袍并且每人手中都举着一只点燃的蜡烛,和贵族们一起站在那里,然后坎特伯雷大主教宣布自此?#38498;?#20219;何人以任何形式违背大宪章都将被驱逐出教会。宣读完毕后,所有教士都熄灭了手中的蜡烛以诅咒?#20999;?#23558;要违背大宪章之?#35828;?#28789;魂。国王发誓一定遵守宪章,他说:“我起誓,以我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基督?#20581;⒁幻?#39569;士、一位国王的名义!”

起誓不难,毁约更是容易。国王像他?#30422;?#19968;样,轻易地出尔反尔。他一拿到钱就故态复萌,很快地瓦解?#22235;切┤员?#26377;期望的人对他仅存的信任。钱花光的时候,他再一次不知廉耻地四处借讨,不过这回他在罗马教皇那里遇到了困难。此事关系到西西里的王位。教皇说他有权力将这个王位转给亨利国王的第二个儿子——埃德蒙王子。可如果要转让的是还没到手的东西,那?#35789;?#36192;方要想得到它就?#26800;?#40635;烦了;现在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在年轻的埃德蒙王子获得王位前,他必须?#26085;?#26381;西西里。要征服西西里就需要?#26143;?#25152;以教皇命令牧师们去筹钱,但他?#19988;?#19981;像平时那样言听计从,牧师?#19988;?#20026;他对意大利教?#24247;?#36807;度恩宠而心怀不满。同时他们也怀疑那个在七百所教堂?#35856;?#24067;道的国王的皇家牧师——就算有教?#24066;?#21161;,他也不可能同时在七百所教堂讲道。于是,“国王和教皇互相勾结,”伦敦主教说,“可能要把?#19994;?#20027;教法冠拿走,一旦他们这么做,我就会戴上士兵的头盔进行反抗,我是一个子儿也不会出的!”伍斯特主教和伦敦主教一样勇敢,他也拒绝出钱。当?#20999;?#32966;怯无助的教士们筹到的钱被花光的时候,国王既没有享受到任何好处,?#35009;?#26377;让埃德蒙王子离西西里王冠更近一?#20581;?#36825;出闹剧的结?#36136;牽?#25945;皇将?#20351;?#36865;给了法兰西国王的弟弟(这位国王征服了西西里为自?#27827;?#24471;统治权),然后送给英国国王?#29615;?#21313;万英镑的?#35828;?#20316;为?#25381;刑?#22467;德蒙王子赢得?#20351;?#30340;代价。

国王现在处境十分悲惨;如果一个卑鄙荒谬的国王?#26723;?#21516;情的话,我们或许都快要同情他了。很快,他聪明的弟弟理查德就从德国人手?#26032;?#19979;了罗马国王的头衔;此后,他不再亲近哥哥,也不再给他提供建议了。?#20999;?#21453;抗罗马教?#23454;?#25945;士?#19988;布?#20837;?#26031;?#26063;们的阵营。而领导贵族的西蒙 德 蒙特福特——也就是娶了亨利国王的姐姐的莱斯特伯爵,虽然本人是外国人,?#35789;?#33521;格兰最反对外国宠臣的人。当国王随后召见议会的时候,由这位伯爵带领的贵族们全副武装地来到了他面前。一个月后议会成员们在牛津再次集会的时候,这位伯爵已经成为他们的首领;国王不得?#29615;?#35475;同意组建一个由二十四位成员组成的政府委员会,其中?#35805;?#25104;员由贵族们挑选,另外?#35805;?#30001;他自己任命。

但?#20197;说?#26159;,他的弟弟理查德回来了。理查德首先做的是宣?#30007;?#24544;政府委员会(如果他不这么做,贵族们就不会同意他回到英格兰)——当然他随后就开始全力反对这个委员会。然后贵族们彼此之间开始争?#24120;?#23588;其是?#26223;恋?#26684;洛斯特伯爵和莱斯特伯爵,后者一气之下出国了。这之后,人们开始对贵族们不满,因为贵族们并没有给他们带?#35789;裁春?#22788;。国王的机会似乎终于来了,他鼓足信心,亦或是从他?#20540;?#37027;儿借?#35828;ǎ?#21578;诉政府委员会他把这个委员会废除了,至于他之前的誓言就忘?#31246;傘饪?#26159;教?#35797;市?#30340;!随后他卷走了铸?#39029;?#30340;所?#26143;?#24182;且和长?#24433;?#24503;华一起躲进了伦敦塔。在塔里他公布了教?#23454;囊环廡牛?#21521;世人声明这四十五年来他一直都是个公正出色的国王。

由于每个人都知道他一点儿也不公正出色,所以没人在意这份声明。巧?#31995;?#26159;?#26223;恋?#26684;洛斯特伯爵离世了,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头衔,并和莱斯特伯爵化?#24418;?#21451;。两位伯爵把彼?#35828;?#21183;力融合在一起,攻下了许多皇?#39029;?#22561;,然后日?#36764;?#31243;赶向伦敦。?#20999;?#19968;直反对国王的伦敦市民们热情?#38431;?#20182;们的到?#30784;?#22269;王本人则仍旧灰头土脸地躲在伦敦塔里。爱德华王子则尽力赶去?#24459;?#22478;堡。王后——也就是爱德华的?#30422;住?#35797;图从水路追随他,但是?#20999;?#25171;心里憎恨她的人们在水中看到她的游艇,?#36861;着?#21040;伦敦?#27966;?#21521;她投掷石块和泥土,并且疯狂地叫喊?#29275;把退?#36825;个巫?#29275;⊙退?#22905;!”这些人离得太近,伦敦市长只好把这位?#25103;?#20154;藏在圣保罗教?#32654;?#31561;待危险过去。

说到国王和贵族们的纷争,以及贵族们彼此之间的冲突,我需要花费大量笔墨才能?#30331;?#26970;,您也要费不少精力才能读明?#20303;?#25152;以我简而?#28798;?#21482;阐述一下这些纷争中的大?#24405;?#26377;人提议请好心的法兰西国王为他们做出裁决,决定他们究竟应该支持英格兰的国王?#25925;?#36149;族。法兰西国王认为英格兰国王必须维护大宪章,而贵族们则必须?#29260;?#25919;府委员会以及议会在牛津所做的一切决定——那?#25105;?#20250;被保?#23454;城?#34065;地称为“疯狂的议会”。但贵族们声?#26222;?#20123;都是不公正条?#30591;?#20182;们不会?#37038;?#30340;。于是他们敲响了圣保罗教堂的大钟,把伦敦市民们从睡梦中?#21483;选?#22312;凄?#27807;闹由?#37324;,这些人在街道里组成了一支规模相当的军队。可是遗憾的是,他们的敌人并不是?#20999;?#19982;之争?#36710;?#20445;?#23454;常?#32780;是悲?#19994;?#29369;太人。至少?#24418;?#30334;个犹太人?#20197;?#26432;害。他们假称?#34892;?#29369;太人是国王阵营里的,他们在房间里藏着一些恐怖的名为“希?#30414;?#28976;”的炸药?#32654;?#36827;行破?#25285;?#36825;些炸药遇到水的时候非但不会熄灭反而会烧得更旺。其实犹太人藏在屋子里的是钱——这正是敌人们真正想要的,于是他们用抢劫和谋杀的方式达成了自己的?#24247;摹?/p>

莱斯特伯爵领导着这些伦敦人和别的武装力量,追着国王一?#38450;?#21040;萨塞克斯的刘易斯——这里是国王安营扎寨的地方。在跟国王开战前,伯爵给他的士兵说道,亨利三世违背了如此多的誓言,已经是?#31995;?#30340;敌人了,所以他们都要在胸前带?#20064;?#33394;的十字架。这是在表明,他们不是在同基督徒开战,而是在同土耳其人开?#20581;?#22763;兵们照做了,带着白色的十字架冲锋陷阵。国王则集结了英格兰境内所有支持他的外国人,还有苏格兰?#33041;己?科明、?#24049;?巴利奥尔和罗伯特 德 布鲁斯以及他们所有的人马。如果不是爱德华王子缺乏耐性、急于向伦敦市民复仇的举措使他?#30422;?#30340;军队陷入混?#19994;?#35805;,伯爵原本是会输的。但战争的最?#25112;?#26524;?#35789;?#29579;子本人?#29615;?#22269;王以及他贵为罗马王的弟弟也落得同样下场;五千名英国士兵横尸战场。

因为这场胜利,教皇?#29273;?#26031;特伯爵驱逐出了教会,但不论是伯爵本人?#25925;?#33251;民们都没人在乎;大家都支?#32844;?#25252;他。这让他成为了真正意义?#31995;?#29579;,手中掌握着政府所有的权力,虽然他表面上表现得很尊重亨利三世,走到哪里都带着他,?#36335;?#20182;是扑克牌?#31995;?#30264;腿国王。他于公元一二六五年召开了议会;在这?#25105;?#20250;上,英格兰人民第一次真正享有选举权。这一?#24418;?#20182;赢得了人民越来越多?#21335;?#29233;。

图书网:狄更斯讲英国史(第二卷)pdf

  • ?#19994;?#24494;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2   博主  1

    • Selina塞林娜 Selina塞林娜 0

      非常有用,感谢分享

      • superahr superahr 0

        怎么没有第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