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更斯講英國史(第二卷)pdf

2018年10月13日18:04:22 發表評論 53

狄更斯講英國史(第二卷) 內容簡介

《狄更斯講英國史》是一本由英國著名作家查爾斯·狄更斯為自己的兒女所編寫的一套歷史書籍,最早于1851年1月至1853年12月連載在英格蘭周刊《家庭箴言》(Household Words)上;當時狄更斯亦出任本雜志編輯。本書一共分為三卷,講述了從公元前50年到公元1689年、維多利亞女王登基之間的英格蘭歷史,其中也涵蓋了部分蘇格蘭、愛爾蘭和法蘭西的重大歷史事件。雖為歷史書,但狄更斯使用了更為風趣、更具故事性的文學寫作手法,并在史實的基礎之上加以創造,將文中對話和人物情感塑造得惟妙惟肖,帶給讀者身臨其境一般的感受。此外,狄更斯一貫詼諧幽默的寫作風格和諷刺口吻依舊貫穿全文,而且通過講述歷代君王的沉浮,作者也表達了一種世事難料,繁華落盡,一切終將歸為塵土的超凡心境,并引發讀者對人生真諦的思考。

本書第一卷(既第一至第十四章)分為四個部分:撒克遜入侵、斯堪的納維亞入侵、諾曼征服,和盎格魯-諾曼王朝在英格蘭的鞏固和發展。這一段歷史見證了英格蘭早期的動蕩、分裂和統一,如果想要更深入地了解現今英格蘭的文化,這段歷史可謂是必不可缺的奠基石。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卷的最后三章,作者特意描寫了安熱萬王朝的崛起和衰落,解釋了英法兩國矛盾的根源,并為占據第二卷主導地位的英法百年戰爭埋下了伏筆。

此譯本最大的特點是保持了原文風趣的敘事風格,以講故事的口吻傳達了作者的意圖,打破了“歷史書枯燥無味”的傳統觀念。另外值得提及的是,出了忠實原文之外,本書的譯者們為讀者提供了詳盡、謹慎的注解,以供有興趣深入了解的讀者查閱、參考。

狄更斯講英國史(第二卷) 目錄

第十五章:溫徹斯特的亨利——亨利三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十六章:“長腿”愛德華一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十七章:愛德華二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十八章:愛德華三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十九章:理查德二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二十章:亨利四世——博林布羅克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二十一章:亨利五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二十二章:亨利六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二十三章:愛德華四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二十四章:愛德華五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第二十五章:理查德三世統治下的英格蘭

狄更斯講英國史(第二卷) 精彩文摘

就算有哪位英國貴族還記得被謀殺的亞瑟有個姐姐——也就是那位被關在布里斯托爾修道院的“布列塔尼的美少女”埃莉諾,他們也已不再提及她和她的王位繼承權了。已故篡位者的長子亨利被英格蘭的元帥彭布羅克伯爵帶到了格洛斯特,年僅十歲就被迅速加冕。由于王冠同國王的其他寶藏一起丟失在了洶涌的海水中,而儀式進行得如此匆忙竟無暇趕制一頂新的,他們只好將一個樸素的金圈作為替代品戴在了亨利頭上。“我們曾是這個孩子父親的仇敵,”彭布羅克伯爵、這位真正的紳士對出席的少數貴族說,“我們的恨意他理應受之,但這孩子是無辜的,他如此年幼,我們應當對他友善并給予他保護。”念及自己也尚且幼小的孩子,貴族們的心都軟了下來,低頭齊頌:“亨利三世萬歲!”

隨后,大議會在布里斯托爾召開,再次修訂了大憲章。考慮到國王過于年幼而無法獨自統治英格蘭,他們賦予了彭布羅克伯爵攝政權。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擺脫法國王子路易并且將那些仍舊支持路易的貴族們拉攏至自己麾下。路易在英格蘭很多地方都有很大的勢力,其中就包括倫敦。此外,他還控制了萊斯特郡的索雷爾山城堡。在一系列小型沖突和停戰協議后,彭布羅克伯爵包圍了城堡。路易王子派遣了一支由六百個騎士和兩千名士兵組成的軍隊來解圍。伯爵無法對抗這股勢力,只好撤退。法國王子的軍隊在在戰火和搶掠中大搖大擺耀武揚威而來,又在戰火和搶掠中離開,前往林肯。林肯很快就淪陷了,但這座城鎮中,一位名叫妮古拉?德?凱威爾的英勇孀婦守衛著自己的城堡,她頑強抵抗,以至于擔任指揮官的法國伯爵發現必須圍困住它才行。就在圍困城堡之時,有消息稱彭布羅克伯爵率領四百個騎士、兩百五十個十字弩士兵以及一支士飽馬騰的軍隊正在逼近。“可有什么好擔心的?”這位伯爵說道,“要攻擊一座四周都有圍墻的城池?英格蘭人真是瘋了!”英國人就是這么做了,但沒有蠻干,反而采取了一種非常睿智的做法。他們將敵人引到林肯的窄巷或路面坑洼的偏僻小徑中,以困住騎兵,進而給敵人造成重創。伯爵叫囂著只要活著就永不向英格蘭叛賊屈服,遂被誅殺,其他所有人都投降了。這場被英國人戲稱為“林肯集市”的勝利的結局,同其他的勝利一樣——普通人被毫不留情地處決,騎士和紳士們交了贖金然后平安歸家。

路易的妻子、卡斯蒂利亞的美人布蘭切,準備了一支由八十艘船組成的艦隊,從法蘭西趕去營救丈夫,不料卻在泰晤士河迎面撞上了一支由四十只好壞參半的船組成的英格蘭艦隊。英格蘭艦隊英勇迎戰,法蘭西有六十五艘船在戰斗中被擊沉。這場慘敗徹底終結了法蘭西王子打勝仗的希望。于是一紙協議在蘭貝斯達成,英方會釋放法國王子和他的軍隊并確保他們安全回到法國,前提是目前仍追隨路易的英國貴族們必須重新效忠英格蘭。對路易而言,他必須離開了,這場戰爭使他一貧如洗,甚至不得不向倫敦的市民借錢以籌措回家的路費。

在隨后的日子里,彭布羅克伯爵本人致力于公正地治理國家,并使那些在壞國王約翰統治時期反目成仇的人們握手言和。他推進了大憲章的進一步完善,也重新修訂了森林法;若一名農民在皇家森林里殺死了一頭牡鹿,將不再被判死刑,只需監禁即可。若這名攝政伯爵能夠多為英格蘭效力幾年該是件多好的事,但天不遂人愿。幼王加冕不到三年,彭布羅克伯爵就去世了。今天,我們仍舊可以在倫敦的老圣殿教堂看到他的墳墓。

于是攝政權被瓜分了。曾被國王約翰任命為溫切斯特主教的彼得 德 羅什,被委托照顧尚且年幼的君主,而行使皇權的權力則被賦予了休伯特 德 伯格伯爵。這兩位打一開始就互相看不慣的名士,很快發展成了仇人。當年幼的國王到了可以獨自執政的年紀時,彼得?德羅什發現休伯特的權勢越來越大,一怒之下便請辭出國了。于是,在接下來近十年的時間里,休伯特獨攬了大權。

但想要獲得一位國王十年的持續垂愛太難了。這位國王也不例外。隨著年紀的增長,他表現出了和父親驚人的相似性:虛弱、易變、優柔寡斷,他唯一的好處就是不殘暴。這時德 羅什已經歸國,十年未見的國王重新對他投以青眼,冷落了休伯特。國王需要錢,相比之下休伯特則因自己的寵愛變得很富有,因此國王開始討厭休伯特。最后他聽信讒言,或者是裝作聽信的樣子,認為休伯特侵占了皇家財產,并要求休伯特交出一份報告詳細描述自己的在職經歷。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愚蠢的指控聲稱休伯特用魔法獲得了國王的喜愛。休伯特清楚地知道面對這種荒謬的指控他無法為自己辯駁,他的宿敵定要置他于死地,于是他逃到了默頓修道院。國王大怒,找來倫敦市長并對他說:“帶兩萬市民,把休伯特 德 伯格給我從修道院拖出來,帶到我面前來。”這位市長匆匆動身,但都柏林的大主教(他是休伯特的朋友)警告國王說修道院是個神圣的地方,若他膽敢在那里作惡,一定會受到教會的懲罰,國王因此改變心意并召回了那位市長,并宣布休伯特有四個月的時間來準備辯護,在此期間他是安全且行動自由的。

盡管我認為休伯特早已了解了這個世道,但他還是相信了國王的許諾,在這些條件下離開了默頓修道院去探訪自己的妻子——一位當時居住在圣埃德蒙伯里的蘇格蘭公主。

休伯特前腳剛離開這座避難所,他的仇敵們就立刻說服軟弱的國王派一名叫做戈弗雷 德 克朗的爵士去抓捕他,這位爵士手下有個叫做“黑幫”的三百人流氓團伙。他們在埃塞克斯的小鎮布倫特伍德發現了休伯特。正在熟睡的休伯特跳下床,跑出了屋子,逃往教堂,跑上祭壇,把雙手置于十字架上。可戈弗雷爵士和“黑幫”根本不在乎教堂、祭壇或者十字架,他們把劍架在他脖子上,一路把他拖到了教堂外,然后找來一個鐵匠給他帶鐐銬。鐵匠(我真希望我知道他的名字!)被帶來了,他渾身的皮膚都被鍛造的煙熏得黝黑,因為走得太快還喘著粗氣;“黑幫”成員退到一旁把犯人讓出來,他們大聲咆哮著:“鐐銬給我打得粗點,結實點!”鐵匠撲通一聲跪下了,可并不是向著“黑幫”,他說:“這是勇敢的的休伯特?德?伯格伯爵啊!他在多佛爾城堡奮戰,擊敗了法國的軍隊,為國家貢獻了這么多!要是你樂意,你可以殺掉我,但我永遠也不會給休伯特?德?伯格伯爵造鐐銬!”

但“黑幫”從來不知何為愧意,不然他們也許會為此而感到羞愧。他們輪番毆打了鐵匠并咒罵了他,然后把衣衫襤褸的伯爵綁在了馬背上,帶著他一路揚長奔向倫敦塔。但是,這種褻瀆教會圣地的做法令大主教無比義憤,膽怯的國王很快就命令“黑幫”將伯爵又帶了回來,同時命艾塞克斯的治安官看守,以防他逃離布倫特伍德教堂。于是乎,這位治安官在教堂周圍挖了條深溝,還種上了高高的籬笆,日夜看守著教堂。當然“黑幫”和他們的首領也日夜不離,猶如三百零一匹黑狼。三十九天過去了,休伯特?德?伯格伯爵始終沒有邁出教堂一步。到了第四十天的時候,他再也受不了無止境的饑餓和寒冷,把自己交給了“黑幫”。他們再次將他帶到倫敦塔。審訊中,他拒絕辯解,但最后結局已定,他要放棄所有受封的土地,永遠被監禁在迪韋齊斯城堡,他們把這座城堡叫做“自由監獄”,由四位貴族各自指派一名騎士看管。在那里度過了將近一年的時候,他聽說昔日為敵的主教的一名追隨者要被任命為看守。伯爵害怕自己可能會被殺,在某個暗夜里爬上了城墻,從高高的城墻頂上跳入護城河中,而后安全上岸,并在另一座教堂中覓得庇護。此時有一些貴族正集結在威爾士密謀反抗國王,他們派出一支馬隊把他從這里接走了。最后他得到了國王的諒解并恢復了原有的封地,但他自此隱居,沒再渴望過官居高位,也不再奢求國王的青睞。休伯特?德?伯格伯爵的傳奇至此劇終,畫上了比許多寵臣們的一生更美滿的句號。

那些貴族們之所以奮起反抗是因為無法忍受溫切斯特主教的傲慢行徑。自從發現國王心里非常討厭父親被迫簽署的大憲章后,主教就極力支持他反對大憲章。而且,比起英國人主教更喜歡外國人。加之他公開宣稱英國貴族的地位比法國貴族低,這就導致英國貴族們怨聲載道。而當國王發現教會支持外國人后,擔心王位不保,就把主教和他的外國伙伴打發走了。但當他和普羅旺斯伯爵的女兒——一位名叫埃莉諾的法國小姐結婚后,他又重新對外國人掛起了笑臉。婚禮上女方來了很多親戚,在宮廷里舉行了盛大的家庭聚會,帶走了太多的好東西和非常多的錢。這些人拿走了英格蘭人的錢之后還對他們趾高氣昂。于是膽大的英國貴族們公然低聲提起大憲章中的一個條款,其中規定不合理的寵臣應遭到驅逐。然而對此那些外國人卻輕蔑地笑道:“英國的法律關我們什么事?”

法國國王腓力駕崩后,路易王子繼位,然而他才統治了不到三年就匆匆離世,隨后和他同名的兒子登上了王位。這位新國王非常溫和,簡直是世界上最不像國王的人。亨利國王的母親伊莎貝拉非常希望(當然她抱著某種敵意)英格蘭同這位國王開戰。由于亨利國王只是那些知道如何利用他的虛弱之人手中的傀儡,所以伊莎貝拉輕易地說服了他。但議會決定不給這場戰爭提供經費。為了挑釁議會,他裝了三十大箱銀子——我真不知道他能從哪里弄來這么多錢,極有可能是從慘兮兮的猶太人手中榨出來的——然后把它們裝船,并親自前往法蘭西開戰,隨行的有他的母親和兄弟理查德,也就是聰明富有的康沃爾伯爵。但他最終還是一敗涂地,灰溜溜的回家了。

議會當然沒有因此而變得更有友好起來;他們指控國王浪費公共財產滿足外國人的貪欲。他們非常嚴厲,決定再不給他揮霍的機會;國王為此絞盡腦汁,并無恥地用一切借口和武力手段掠奪臣民們的財產,于是大家都說他是英格蘭最剽悍的乞丐。盡管他聲稱加入了十字軍,想借此弄到些錢,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根本無意參與東征,所以他一個子也沒有撈到。來來回回地爭辯了很多回之后,倫敦人已經對國王厭惡到了極點,而國王也惡意地回敬了他們的憎意。但無論是愛還是恨,都無益于現狀的改觀,接下來的九到十年里國王還是老樣子。最后貴族們正式提出,如果他能夠保證他們重獲自由,議會可以撥給他一大筆錢。

國王欣然同意。于是,在五月里的某一個晴天,一場大會在威斯敏斯特廳召開。所有的神職人員都穿上他們的圣袍并且每人手中都舉著一只點燃的蠟燭,和貴族們一起站在那里,然后坎特伯雷大主教宣布自此以后任何人以任何形式違背大憲章都將被驅逐出教會。宣讀完畢后,所有教士都熄滅了手中的蠟燭以詛咒那些將要違背大憲章之人的靈魂。國王發誓一定遵守憲章,他說:“我起誓,以我作為一個男人、一個基督徒、一名騎士、一位國王的名義!”

起誓不難,毀約更是容易。國王像他父親一樣,輕易地出爾反爾。他一拿到錢就故態復萌,很快地瓦解了那些仍抱有期望的人對他僅存的信任。錢花光的時候,他再一次不知廉恥地四處借討,不過這回他在羅馬教皇那里遇到了困難。此事關系到西西里的王位。教皇說他有權力將這個王位轉給亨利國王的第二個兒子——埃德蒙王子。可如果要轉讓的是還沒到手的東西,那么受贈方要想得到它就有點麻煩了;現在遇到的就是這種情況。在年輕的埃德蒙王子獲得王位前,他必須先征服西西里。要征服西西里就需要有錢,所以教皇命令牧師們去籌錢,但他們已不像平時那樣言聽計從,牧師們因為他對意大利教士的過度恩寵而心懷不滿。同時他們也懷疑那個在七百所教堂有償布道的國王的皇家牧師——就算有教皇協助,他也不可能同時在七百所教堂講道。于是,“國王和教皇互相勾結,”倫敦主教說,“可能要把我的主教法冠拿走,一旦他們這么做,我就會戴上士兵的頭盔進行反抗,我是一個子兒也不會出的!”伍斯特主教和倫敦主教一樣勇敢,他也拒絕出錢。當那些膽怯無助的教士們籌到的錢被花光的時候,國王既沒有享受到任何好處,也沒有讓埃德蒙王子離西西里王冠更近一步。這出鬧劇的結局是,教皇將皇冠送給了法蘭西國王的弟弟(這位國王征服了西西里為自己贏得統治權),然后送給英國國王一份十萬英鎊的賬單作為沒有替埃德蒙王子贏得皇冠的代價。

國王現在處境十分悲慘;如果一個卑鄙荒謬的國王值得同情的話,我們或許都快要同情他了。很快,他聰明的弟弟理查德就從德國人手中買下了羅馬國王的頭銜;此后,他不再親近哥哥,也不再給他提供建議了。那些反抗羅馬教皇的教士們也加入了貴族們的陣營。而領導貴族的西蒙 德 蒙特福特——也就是娶了亨利國王的姐姐的萊斯特伯爵,雖然本人是外國人,卻是英格蘭最反對外國寵臣的人。當國王隨后召見議會的時候,由這位伯爵帶領的貴族們全副武裝地來到了他面前。一個月后議會成員們在牛津再次集會的時候,這位伯爵已經成為他們的首領;國王不得不發誓同意組建一個由二十四位成員組成的政府委員會,其中一半成員由貴族們挑選,另外一半由他自己任命。

但幸運的是,他的弟弟理查德回來了。理查德首先做的是宣誓效忠政府委員會(如果他不這么做,貴族們就不會同意他回到英格蘭)——當然他隨后就開始全力反對這個委員會。然后貴族們彼此之間開始爭吵,尤其是驕傲的格洛斯特伯爵和萊斯特伯爵,后者一氣之下出國了。這之后,人們開始對貴族們不滿,因為貴族們并沒有給他們帶來什么好處。國王的機會似乎終于來了,他鼓足信心,亦或是從他兄弟那兒借了膽,告訴政府委員會他把這個委員會廢除了,至于他之前的誓言就忘了吧——這可是教皇允許的!隨后他卷走了鑄幣廠的所有錢,并且和長子愛德華一起躲進了倫敦塔。在塔里他公布了教皇的一封信,向世人聲明這四十五年來他一直都是個公正出色的國王。

由于每個人都知道他一點兒也不公正出色,所以沒人在意這份聲明。巧合的是驕傲的格洛斯特伯爵離世了,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頭銜,并和萊斯特伯爵化敵為友。兩位伯爵把彼此的勢力融合在一起,攻下了許多皇家城堡,然后日夜兼程趕向倫敦。那些一直反對國王的倫敦市民們熱情歡迎他們的到來。國王本人則仍舊灰頭土臉地躲在倫敦塔里。愛德華王子則盡力趕去溫莎城堡。王后——也就是愛德華的母親——試圖從水路追隨他,但是那些打心里憎恨她的人們在水中看到她的游艇,紛紛跑到倫敦橋上向她投擲石塊和泥土,并且瘋狂地叫喊著,“淹死這個巫婆!淹死她!”這些人離得太近,倫敦市長只好把這位老夫人藏在圣保羅教堂里等待危險過去。

說到國王和貴族們的紛爭,以及貴族們彼此之間的沖突,我需要花費大量筆墨才能說清楚,您也要費不少精力才能讀明白。所以我簡而言之,只闡述一下這些紛爭中的大事件。有人提議請好心的法蘭西國王為他們做出裁決,決定他們究竟應該支持英格蘭的國王還是貴族。法蘭西國王認為英格蘭國王必須維護大憲章,而貴族們則必須放棄政府委員會以及議會在牛津所做的一切決定——那次議會被保皇黨輕蔑地稱為“瘋狂的議會”。但貴族們聲稱這些都是不公正條款,他們不會接受的。于是他們敲響了圣保羅教堂的大鐘,把倫敦市民們從睡夢中喚醒。在凄涼的鐘聲里,這些人在街道里組成了一支規模相當的軍隊。可是遺憾的是,他們的敵人并不是那些與之爭吵的保皇黨,而是悲慘的猶太人。至少有五百個猶太人慘遭殺害。他們假稱有些猶太人是國王陣營里的,他們在房間里藏著一些恐怖的名為“希臘火焰”的炸藥用來進行破壞,這些炸藥遇到水的時候非但不會熄滅反而會燒得更旺。其實猶太人藏在屋子里的是錢——這正是敵人們真正想要的,于是他們用搶劫和謀殺的方式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萊斯特伯爵領導著這些倫敦人和別的武裝力量,追著國王一路來到薩塞克斯的劉易斯——這里是國王安營扎寨的地方。在跟國王開戰前,伯爵給他的士兵說道,亨利三世違背了如此多的誓言,已經是上帝的敵人了,所以他們都要在胸前帶上白色的十字架。這是在表明,他們不是在同基督徒開戰,而是在同土耳其人開戰。士兵們照做了,帶著白色的十字架沖鋒陷陣。國王則集結了英格蘭境內所有支持他的外國人,還有蘇格蘭的約翰 科明、約翰 巴利奧爾和羅伯特 德 布魯斯以及他們所有的人馬。如果不是愛德華王子缺乏耐性、急于向倫敦市民復仇的舉措使他父親的軍隊陷入混亂的話,伯爵原本是會輸的。但戰爭的最終結果卻是王子本人被俘,國王以及他貴為羅馬王的弟弟也落得同樣下場;五千名英國士兵橫尸戰場。

因為這場勝利,教皇把萊斯特伯爵驅逐出了教會,但不論是伯爵本人還是臣民們都沒人在乎;大家都支持愛護他。這讓他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王,手中掌握著政府所有的權力,雖然他表面上表現得很尊重亨利三世,走到哪里都帶著他,仿佛他是撲克牌上的瘸腿國王。他于公元一二六五年召開了議會;在這次議會上,英格蘭人民第一次真正享有選舉權。這一切為他贏得了人民越來越多的喜愛。

圖書網:狄更斯講英國史(第二卷)pdf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