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pdf

2018年9月23日20:44:28 1 296
摘要

1.以曹操的生命经历——即以其政治军事活动、情感生活脉络为主线,塑造了血肉丰满的文学形象,以艺术方式对争议纷纭的“多面曹操”做出了令人信服的全新评价,是一部深蕴认识性与可读性的历史小说。
2.作品的语言也是诙谐、睿智,毫不晦涩,雅俗共赏,即便对曹操“零基础”的人也能轻松阅读。

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 内容简介

历史上的大奸大忠都差不多,只有曹操大不同!

曹操,一生以汉朝大将军、丞相的名义征讨四方割据政权,为统一中国北方做出重大贡献,同时在整顿吏治、?#29287;?#39118;俗诸方面成就?#24656;?#19981;愧为一个全新时代的开创者。

小说以其政治军事活动、情感生活脉络为主线,塑造了血肉丰满的文学形象,对争议纷纭的“多面曹操”做出了令人信服的全新评价,是一部深蕴认识性与可读性的历史小说。

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 目录

第一章

执法英名初闻

?#35801;?#31456;

汉宫末世?#20918;?/p>

第三章

勇士孤胆赴险

第四章

美人以身建功

第五章

挟天子规不臣

第六章

蓄人才定东南

第七章

“四世三公”作祟

第八章

官渡预定天下

第九章

倾国倾城甄洛

第十章

文心文采三曹

第十一章

老骥志存千里

第十二章

整顿吏治风俗

第十三章

乌鹊月夜?#25103;?/p>

第十四章

平定三辅西域

第十五章

铜雀雅景香风

第十六章

胡笳意重情长

第十七章

以德才定后嗣

第十八章

偕文武成雄杰

后记~

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 精彩文摘

第一章

汉桓帝刘志,在最高岗位上工作十几年了,心情没有畅快过,一直很压抑。

为?#35009;矗?#22823;将军梁?#25945;?#24694;了,把持朝政,翻云覆雨,他爹是公忠体国的老一辈革命家,都被他骗得一愣一愣的。

汉顺帝刘保驾?#31726;螅?#26753;冀立了个小?#23454;?#21016;炳,也就是汉冲帝。刘炳太小了,两岁半。两岁半好,外戚扶立,越小越好,便于控制。

刘炳他妈是虞贵人,没有背景,没有势力,因此,受益的是梁太后及其娘家梁氏家族。

阴险?#26222;⑿妆?#27531;忍的梁冀,?#27835;?#37325;权,虞贵人能保住性命就算烧高香了,想?#26377;』实?#21016;炳的身上分得半点利润,门儿都没有。

梁冀说:“?#27807;笔裁?#36149;人,她就省省吧!”

虞贵人的封号就省略了,虞家自然也没有得到任何封赏。

梁冀的专横跋扈很明显?#27827;?#36149;人及其家族,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小?#23454;?#24402;?#33402;?#25569;。太后仍然是自己的妹妹,往后,天下就瞧好吧。

谁知道,小?#23454;?#21016;炳心中有数,他不让拥立自己的梁冀阴谋?#36152;眩?#19981;足三岁就毅然决然地死了。

刘炳一死,梁冀气得咬牙?#35856;藎?#22826;他妈不合作了。

幼儿做?#23454;郟?#23545;专权者来说最是有利,想干?#35009;?#23601;干?#35009;础?#24188;儿?#23454;?#27515;掉了,若换个?#23454;?#26159;成年人,我梁冀的日子就没那么随心所欲了。

朝?#27982;?#25104;心?#22303;?#20864;作对。太尉李固带头,提出拥立?#28595;?#38271;有德”的清河王刘蒜。

是的,刘蒜,抱歉,名字有点蔬菜化。

政治这摊子事情,是血肉的博弈,“一头蒜?#23849;?#25484;权,你想想那状态就担心啊。

李固虽说出身贵族,然而毫无纨绔子弟的习气。他自少年时代起就胸怀大志,雅好读书,常不远千里,跋山涉水,寻访名师,研究学问,结交四方有志之士。很多人慕名向他求学。他不急于功名,?#31508;?#22320;方官三番五次推举他做孝廉,他都没有答应。

汉顺帝在位?#20445;?#19968;度政局不稳,加上天灾,人心就更不安了。

朝廷下诏要求人们指出时政弊端,提出?#30142;摺?#22312;大家鼓动下,李固出了“对策”。一开头他?#22836;?#24594;地说:“古时候当官靠品德,而今当官凭财力。”

李固毫不避讳地指出,梁氏不应该垄断朝廷权力,进而总结历史经验道:“自古以来,后妃家族之所以很少保持长久,主要是因为他们爵位高,权柄重,而又不知克制退让。不要远讲,在此之前,外戚?#36136;?#19987;权受祸,就是一例。”

李固还将矛?#20998;?#21521;宦官,建议罢减宦官,夺其重权:“设常侍二人,小黄门五人,使内朝与外朝同出一门,合为一家,如此可天下太平。”

汉顺帝看了李固的奏议,提?#21355;?#22266;做了议郎。

但,汉顺帝对外戚梁家的权力扶?#26893;?#26410;减弱,梁冀就是那时候升为河南尹的。

李固愤而欲辞去官职。这时梁冀他爹支?#25351;?#20110;谏言的李固,建议皇上提拔他为从事中郎。李固毕竟是李固,并没有因为外戚梁商帮他升了官,?#22836;牌?#21453;对外戚专权的斗争。

梁商?#31726;螅?#26753;冀继承父职为大将军,借?#23454;?#26446;固去做泰?#25945;?#23432;。

李固治理地方也是把好手,政绩突出,声望很高。多位大?#23478;?#27714;他回朝执事。

梁冀迫于压力,不得不同意将李固调回朝廷,官任太尉。自此,李固与梁冀在朝廷内的斗争就更激烈了。

李固带头赞成立清河王刘蒜为帝,不是说刘蒜?#25300;?#36947;辣?#20445;?#32780;是说刘蒜?#28595;?#38271;有德”。

梁冀当然坚决反对,他怒喝道:?#28595;?#38271;,年?#35009;?#38271;?有德,有?#35009;?#24503;?一头蒜而已。我看刘缵就可以。”

刘缵是渤海王刘鸿的儿子,年仅八岁,正在其祖父刘宠家?#20449;?#30528;玩儿呢。梁冀?#22303;?#22826;后强势,不听李固他们的,决定立这个儿童为帝,就派?#24425;?#32773;持节把刘缵迎入洛阳南宫,即位。

刘缵?#35801;?#27721;宗庙的祀台上被尊为“?#23454;邸保?#36825;个孩子的内心?#23454;?#30830;实非同一般。

梁冀拥立刘缵,完全是为了自己专权,他自然不会把这个八岁小孩放在眼里。

梁冀在朝中专横无道,为所欲为,大多数不?#25233;?#22768;,只有李固等少数老臣还敢与之争辩,也往往以失败告终。

汉?#23454;?#21016;缵?#21051;?#19987;注观察,发现了朝廷的症结所在,但?#30452;?#31455;是个孩子,心里有想法藏不住就讲出来了。

一日,在朝堂上,刘缵看到大将军那副横?#24418;?#24524;的傲慢相,实在按捺不住了,目视梁冀对群臣说:?#25353;税?#25160;将军也。”

刘缵的声音尽管很小,但还是传到梁冀耳?#23567;?/p>

梁冀吃了一惊。这个八岁的小?#23454;?#20063;太早熟了,竟然有他自己的主意,哪儿能当好一个傀儡啊!

梁冀决定除掉刘缵,他预备了毒药,吩咐手下心腹伺机投放。

东汉时期,小米仍然是百姓的主食,但已经有小麦种植。收获了小麦,不再用舂?#23454;纷?#33073;皮,西汉时期出现了石磨,到了东汉能磨出细粉。显贵人家开始食用小麦粉做的?#22918;?/p>

洛阳人刚刚学会做小麦面食,全是死面一团或者一片。因为是死面,所以叫作“饼”。煮熟了吃,?#23567;疤辣保?#28950;熟了吃,?#23567;罢?#39292;”。

刘缵?#19981;凍员?#26753;冀就让?#36164;职?#32769;鼠药?#30053;?#39292;里。

刘缵吃了面饼,肚子里火烧火燎,极是难受。小?#23454;?#30693;道李固是?#39029;迹?#23601;派人快快召李固?#30784;?/p>

李固连忙进宫。此时刘缵已经快不行了,李固赶紧问:“陛下得了?#35009;?#30149;?#31354;?#26159;怎么回事?”

刘缵强力坚持着说了句:“吃了饼,肚子?#30784;?#22914;果有水喝,应?#27809;?#33021;活。”

小小的汉?#23454;?#19987;门召见李固,向他要水,说明这个早慧儿童已经猜出是身边人下了?#23613;?#22914;果?#33945;?#36793;的人救自?#28023;?#32943;定不?#23567;?#26446;固是?#39029;迹?#25110;许肯救自己一命吧。

梁冀?#31508;本?#31449;在?#21592;擼?#21548;小?#23454;?#35828;“如果有水喝,应?#27809;?#33021;活?#20445;?#24597;小?#23454;?#30495;的喝了水能得救,就插话说:“肚子疼了,还能?#20154;?#37027;不越?#20173;教?#21527;?不要喝了。”

身边的人听了,当然就没有人?#33402;?#27700;给刘缵了。李固匆忙进宫,当然没有带水。在出现争议的情况下,他也没有权力决定在宫里找水给小?#23454;?#21917;,只有眼看着汉?#23454;?#27963;活?#27492;?#20102;。

《后汉书》记载这日的情况“质弑以聪”。?#23454;?#22826;聪明了,才导致梁冀杀害了他。02

梁?#25945;蕴?#20102;汉?#23454;?#21016;缵,东汉王朝的?#23454;?#23453;座再次空了下?#30784;?#26753;冀又跑进内禁,跟妹妹梁太后商议立谁家的儿子做?#23454;邸?/p>

梁太后有个妹妹,叫?#27827;ǎ?#21313;三岁了。梁太?#31539;?#22312;张罗着把?#27827;?#23233;给十五岁的蠡吾侯刘志。这时候,刘志已经从封国?#31995;?#20102;洛阳城北的宾馆,准备迎娶新?#22791;尽?/p>

梁冀跟梁太后一合计,不如干脆就让刘志当?#23454;?#21543;。一来这孩子岁数不大,容易控制;二来他马上就要娶自己的妹妹。他当了?#23454;郟?#22969;妹就是皇后,梁家的外戚身份不就更?#24598;?#20102;嘛!

蠡吾侯刘志,看来是对梁家最有利的人选。梁冀决定?#22303;?#21016;志为?#23454;邸?/p>

立马通知召开紧急常委会,宣布?#27827;?#31435;之事迫在?#20864;蓿?#21016;志非常合?#30465;?/p>

可是,朝?#27982;?#36824;在惦记着?#28595;?#38271;有德”的清河王刘蒜呢,对拥立蠡吾侯为君这个决定感到不能?#37038;堋?/p>

大将军梁冀和太尉李固各有一班支持者,他们在朝堂上争论不休。结果,都不能说服对方,只好暂时散会,明日再开。

他们各回各家,寻找更有利于自己的武器,准备在明日的常委会上击败对手。

梁?#20132;?#21040;府里,为如何对付李固一派苦思对策。

天晚?#20445;?#19968;个重要人物前来拜访他。此人是?#35856;?#20365;曹腾。

梁冀见曹腾来了,就问曹腾,谁做?#23454;?#21512;?#30465;?#26753;冀想借?#25628;?#38382;,探明宦官势力对立君之事的态度,看看?#35856;J陶?#22312;哪一边。

曹腾的回答很让梁冀感?#20581;?#30693;心”。曹腾说:“将军累世为皇后?#29134;祝成?#19975;机,并?#20918;?#23458;那么多,?#21046;?#22810;过失。清河王严明,假如他即位做?#23454;郟?#37027;么将军受祸的日子必定不会远。不如立蠡吾?#30591;?#21487;以保富贵。”

梁冀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朝中?#26031;?#20844;的头领跟自己是一条船上的人,这就好了,放心大胆地立刘志,?#35009;?#20063;不用怕了。

?#35801;?#22825;,再次开会,继续研究立谁当?#23454;?#30340;问题。梁冀当即宣布立蠡吾侯刘志,说:“一头蒜不?#23567;?#19981;要再商量了,没有?#35009;?#21487;商量的余地。”

大臣中,胡广、?#36234;?#21407;本反对立刘志,一看梁冀的态度,不?#20197;?#22362;持己见,连忙改口附和:“我们都听大将军的!”其他大臣也都说,听大将军的。

李固仍然坚持立刘蒜,还有杜乔等人也是。梁冀干脆不让他们发言,大吼一声“散会”。话音未落,自己一扭?#32439;?#20102;。这就算通过了立刘志做?#23454;?#30340;决定。

随后,梁冀用青盖车将刘志接入洛阳南宫,领着群臣三叩九拜,拥立了?#23454;郟?#21490;称汉桓帝。

梁冀恨透了李固,认为李固一直在跟自己作对,欲除之而后快。没过多久,梁冀串通梁太后,诬陷李固?#25237;?#20052;等人阴谋政变,将他们?#21363;?#27515;了。

汉桓帝刘志娶了梁冀的妹妹?#27827;ǎ?#26753;冀应该对桓帝表现得恭顺了吧?那是不可能的。对太后呢?拥立有功,获得封赏。梁?#20132;?#24471;了更大的权势,连梁太后他也不在乎了。

前大将军梁商那么大能耐,还搞不定自己这个儿子,梁太后一介女流,能摆平自己的哥哥吗?梁太后只是跟?#23454;?#32842;天方便,再就是可以对一班?#26031;?#20844;发号施令。

至此,天下大权,尽归梁?#20581;?#22909;在汉桓帝刘志适时扩大了后宫的?#20449;?#20844;务员?#20493;游椋?#23462;官多了,成为?#36141;?#26753;冀的一堆小砝码。

为了开创新局面,帝王们好?#33041;?#36825;毛病好多帝王都有,汉桓帝刘志,更是不?#31995;?#25913;,公元150年?#33041;推劍?#22823;概是期望天下和谐、宫内平?#30149;?#35841;知刚刚?#33041;?#26753;太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梁太后临终,牵挂家族大事,下诏归政于桓帝,并交代桓帝与梁冀,搞好团结,双方“好自为之”。

姓梁的女人偏袒自己娘家人,她不想让桓帝对梁冀怎么着。

汉桓帝面前的梁家,真的是权倾朝野,富贵满门。三皇后、六贵人,家族女子都供应宫中了。七侯、七诰命夫人和女封君、二大将军、三驸马,炙手的权位都搂自己家了。

汉桓帝刘志是抱定了“好自为之”的主意,甚至花了不少血本,对梁冀礼遇之优,封地之广,赏赐之厚,超过了历史上所有建立奇功的人物。

在朝廷,梁冀权力多大?官员被任命,都必去拜见梁冀,而无须朝见汉桓帝刘志,反而桓帝日常的饮食起居,必须?#35789;?#25253;给梁冀知晓。

梁家若在梁冀的带领下“好自为之?#20445;?#21035;祸害社会,也?#26657;?#21487;梁冀是个“好自为之”的货色吗?

梁?#20132;?#20859;了很多走狗,祸害民间。宛县令吴树将梁冀的一些不法走狗按律治了罪,就引祸加身了。

梁冀说,吴树有公心,要提拔吴树为刺史,以此为由,召吴树到梁府喝酒。吴树喝?#24651;?#19977;杯,就是毒酒了,一会儿便毒发身亡。

郎?#24615;?#33879;,年仅十九岁,年少气盛,大着胆子给汉桓帝写信,建议让梁冀离休,免得“功高震主?#20445;?#25307;致灾难。

按说,袁著关于梁冀离休的建议,对梁?#35762;?#26080;伤害。可梁冀侦知此事,马上派人逮?#23545;?#33879;。袁著吓坏了,一面假装自己病死,用蒲草捆扎起来,假作“尸体?#27605;略幔?#19968;面改名换姓,远逃他?#32429;?#34945;著是逃不出梁冀?#20013;?#30340;,结果还是让梁?#35762;?#26126;踪迹,抓到洛阳,活活打死。

郝絮是位文人,跟袁著是朋友,自然受到牵连。

郝絮也?#20248;埽?#21518;来实在逃不出梁?#35762;?#19979;的天罗地网,无奈之下,只?#23186;?#20154;抬着棺材,在梁府门前服毒自尽,唯求梁冀放过自己的家人。

梁冀对国人如此狠毒,外宾若撞在他的枪口上,也不能幸免。

东汉后期的洛阳,商业已是十分发达,公司?#20064;?#24456;多,成了梁冀的敛财对象。

南宫西边有个“金?#23567;保?#20080;卖铁匠们打制的东西。东门外和南门外有马市和羊市,城东部还有个很大的?#20843;諉住笔谐。?#37117;是粮店?#22303;?#25674;。

外国人也跑到洛阳经商。城南的宾馆?#22885;?#22839;邸”和“胡桃宫”常常住满了高鼻子黄头发的胡商。

有位西域公司的老总,在洛阳经商,住“胡桃宫?#26412;?#24471;闷了,出?#29943;?#24515;,在草地上抓到一只兔子,想掂回去?#32435;?#29983;活。高鼻子老总刚走出草地,手中的兔子就被说是梁家的。

梁冀不仅杀了西域客商给兔子偿命,而且大加株连,血洗了西域老总的整个公司,得到不少汗血宝马及奇珍异宝。

本来,梁冀也“多遣宾?#32479;?#39569;出塞,交通外国?#20445;?#36137;运货物到洛阳销售,进行聚敛,但超长途贩运,综合成本很高。有了敲诈外国公司的法子,自然不?#31995;卣也?#20799;,发大财。

梁冀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汉桓帝都忍住了。汉桓帝忍?#29275;?#19981;便发作。不管怎么说,他刘志是梁冀拥立的,梁?#20132;?#27809;有?#31995;?#29978;至杀害他的意思。

实际情况是,汉桓帝想消灭梁冀,夺回权力,连个帮手都很难找。自李固、杜乔被害以后,梁冀以残酷的手?#26410;?#20987;政?#26657;?#28165;除异?#28023;?#26397;中几乎全是梁冀的人了。

当然,刘志可以利用宦官。梁太后生前即曾倚重过宦官,如今后宫里这类?#26031;?#21153;员数量更多。

问题是梁冀也深知宦官的重要性,当年他就是在跟宦官统一了思想才拥立刘志为帝的。所以宫中很多重要的宦官,即使不是梁冀同?#24120;?#33267;少也不反对梁冀,甚?#20102;?#20204;中很多人,早就被梁冀发展为心腹,成了帮助梁冀监视桓帝一举一动的眼线。

直到有一天,梁冀做出了让刘志再也不能容忍的事情,迫使刘志铤而走险。03

公元159年,皇后?#27827;?#21435;世,汉桓帝开始宠爱贵人?#22909;?#22899;。既然宠幸?#22909;?#22899;,?#22909;?#22899;家族就得受优待,刘志将?#22909;?#22899;的母亲晋封为长安君。

封?#22909;?#22899;的母亲为长安君,梁冀?#37038;?#19981;了。?#22909;?#22899;的母亲一族羽翼丰满起来,当然会影响自己家族专权,于是梁?#35762;?#20154;刺杀长安君。

长安君人机智,刺客没有得手。

长安君调查了情况,就跑?#20132;?#24093;那里告发梁?#20581;?#26707;帝再也坐不住了,下决心除掉梁?#20581;?#27721;桓帝刘志扳着手指头,数?#35789;?#21435;,数不出?#35009;?#21487;用之人。

梁冀大权在握,党羽众多,生杀予夺在其念间。要想除掉梁冀,用人稍有疏忽,莫说?#39280;?#22352;不下去,脑袋也得搬家。

刘志想遍了周围的人,觉?#27809;?#23448;唐衡还算忠于自?#28023;?#23601;准备发展唐衡来实现自己的大计。

选定了唐衡,刘志也不敢随便跟唐衡商量事。梁冀安插在刘志身边的耳目很多,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梁冀随时掌握着呢。

汉桓帝存心寻找时机。有一天,他借口上厕所,让唐衡服侍。进了厕所,桓帝观察四周墙壁上确实没有?#34164;?#35774;备,就?#27807;?#22768;音问唐衡:?#28595;?#30693;道咱们周围的人里,有谁跟梁冀有矛盾吗?”

汉桓帝真是有备而?#30465;?#36825;话巧妙得很,连唐衡都考了。

如果唐衡不可靠,刘志可以搪塞说是关心梁冀的安危;而如果可靠,这句话就是合作的激活代码。

唐衡还真挺可靠,立即回复刘志:?#30334;?#21578;陛下,?#35856;?#20365;单超、?#25160;?#20855;瑗、左悺,都对梁冀十分不满,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汉桓帝觉得自己召集太监们开会多有不便,就说需要?#36153;?#20808;?#35757;?#36229;和左悺叫进了自己的密室。

刘志说:“梁冀把持朝政,架空朕,内宫和外朝都是他在控?#35889;擰?#36825;样的奸臣,你们说该如何除掉?”

单超和左悺一听陛下这话,想都没想就回答说:“梁冀奸贼,早?#36152;?#25481;了。只是小的们没?#35009;?#26234;?#20445;?#19981;知道陛下的想法到底是?#35009;矗俊?/p>

刘志说:“我的意思很明确嘛。你们密谋一下,把梁氏消灭掉就是?#30149;!?/p>

单超说:“如果陛下真的要灭掉梁氏,我们就要采取果?#38386;?#21160;。小的们只怕陛下中?#23621;淘ァ!?/p>

刘志说:“奸贼理应除掉,没有?#35009;?#21487;?#28120;?#30340;!”

汉桓帝?#26234;那?#21484;见具瑗和?#25160;?#26707;帝用牙咬破了单超的手臂,六个人歃血为盟,共谋大计。随后,五个宦官以桓帝的名义召见司隶校尉张彪,组织部队,由单超亲自指挥,突然围住了梁冀的大将军府。

梁冀权倾朝野,作恶太多,只是从前没有人敢于公然地反抗他,现在有人奉朝廷之命要诛灭他,人们立即倒向宦官一方,没有为梁冀卖命的。

单超很快拿下梁府,没收了梁冀的大将军印。

外面看得着的,梁冀凭借自己的权势,强占无数民田,洛阳近郊到处都有他的花园、别墅。里面看不到的,梁冀逼迫良民做自己的家奴,数量近万人之多。抄出的?#20063;疲?#31455;相当于?#31508;?#20840;国财政收入的一半。

梁冀知道自己罪大,必死无疑,就和老婆孙寿一起自杀了。

梁冀家族,卫尉梁?#32429;?#27827;南尹梁胤、?#25512;?#26657;尉梁让、越骑校尉梁忠、长大校尉梁戟等,以及其他宗亲数十人,?#21592;?#22788;死。梁家的女婿——当然除了桓帝刘志——也都锒铛入狱。

汉桓帝刘志已经二十七岁,?#37038;?#20116;岁就位,足足当了十三年的傀儡。一朝下定决心,动用阉将,梁氏外戚集团就灰飞?#22530;?#20102;。

若不是为了?#22909;?#22899;,还真不知道刘志要“傀儡”到?#35009;词?#20505;。

有道是?#28595;?#20154;有钱就变?#25285;?#20608;儡有权就变态”。

长期受到压抑,汉桓帝刘志设计借助宦官的力量清除君侧,灭了外戚梁冀一帮,冷不丁获得了无上权力,“权力暴发户”的感觉甚是突出。暴发了怎么办?娶老?#29275;?#22810;多益善,后宫搞成女性的海洋。

汉桓帝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征召美女入宫,后宫女?#37038;?#37327;高达五六千,创了东汉的纪录。

按照五千名来计算,刘志一天不重样地“宠幸”一个,日日宠,夜夜幸,他得“吭哧?#31508;?#19977;多个年头,有?#35009;?#24555;乐可言吗?#32771;?#30452;是受罪啊。

所以说,傀儡有权就变态。

以纵情声色来填补自己心里的空虚,刘志着实是个变态狂。这?#19968;?#22914;何纵情?自己累软了,竟然把数千嫔妃集中起来,命她们全?#32426;压?#34915;服,让自己的宠?#27982;?#22312;广场上乱纷纷地跟她们做肉体“游戏”。

刘志则?#20439;?#37202;,一边喝,一边转悠,瞪着充血的眼睛,参观,时不时还?#27966;?#29378;笑。

汉桓帝的嫔妃大军浩浩荡荡,但依据封建礼法,只有皇后才算是他真正意义上的老婆。刘志现在的皇后是大司空、安丰侯窦融的曾孙女,城门校尉窦武的女儿?#27982;睢?/p>

不知?#31036;济?#21442;?#29992;?#21442;加令桓帝兴奋不已的五千人大会战,但有一点她明白?#27627;?#24535;压根儿不?#19981;?#22905;。

刘志不?#19981;?#33258;?#28023;济?#34429;然十二分的不满,但也只能把满肚子的妙醋封起来,不敢露出一点儿酸味,她唯恐像以前的几?#20301;?#21518;一样遭了厄运。

帮助汉桓帝杀外戚、收大权的宦官,主要有五人,单超、左悺、?#25160;?#20855;瑗、唐衡,因立功而受封,很快成了气候,?#24576;?#20316;“五侯”。

“五侯?#23849;男幸?#23041;,跟他们除掉的权臣梁冀一样专横霸道。他们一出现在哪里,哪里的人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不久,“五侯”中的单超死了,剩下的四侯照样作恶,无论是内廷还是外朝,都得向他们臣服。

人们起了不同的绰号来形容这四条恶虎:左悺?#30333;?#22238;天?#20445;?#20855;瑗“具独坐?#20445;扈?#24464;卧虎?#20445;?#21776;衡“唐两堕”。东汉朝廷完全落在他们的手里了。

宦官的罪恶超越了外戚,汉桓帝发?#27835;?#39064;?#29616;?#20102;。

桓帝以“请托州郡,聚敛为奸,宾?#22836;?#32437;,侵犯吏民”的理由,?#35889;?#24762;自?#20445;?#23558;具瑗贬为都乡?#30591;?#24456;快死在自己家里。?#25160;?#21644;唐衡相继死掉,跟“五侯”相近的宦官也多?#24187;?#38500;了爵位。

宦官中,唯有一个叫曹腾的不受影响。

图书网: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pdf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金色鱼塘3829 金色鱼塘3829 3

      谢?#23462;?#20027;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