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pdf

2018年9月23日20:44:28 發表評論 78
摘要

1.以曹操的生命經歷——即以其政治軍事活動、情感生活脈絡為主線,塑造了血肉豐滿的文學形象,以藝術方式對爭議紛紜的“多面曹操”做出了令人信服的全新評價,是一部深蘊認識性與可讀性的歷史小說。
2.作品的語言也是詼諧、睿智,毫不晦澀,雅俗共賞,即便對曹操“零基礎”的人也能輕松閱讀。

一個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 內容簡介

歷史上的大奸大忠都差不多,只有曹操大不同!

曹操,一生以漢朝大將軍、丞相的名義征討四方割據政權,為統一中國北方做出重大貢獻,同時在整頓吏治、改良風俗諸方面成就卓著,不愧為一個全新時代的開創者。

小說以其政治軍事活動、情感生活脈絡為主線,塑造了血肉豐滿的文學形象,對爭議紛紜的“多面曹操”做出了令人信服的全新評價,是一部深蘊認識性與可讀性的歷史小說。

一個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 目錄

第一章

執法英名初聞

第二章

漢宮末世慘變

第三章

勇士孤膽赴險

第四章

美人以身建功

第五章

挾天子規不臣

第六章

蓄人才定東南

第七章

“四世三公”作祟

第八章

官渡預定天下

第九章

傾國傾城甄洛

第十章

文心文采三曹

第十一章

老驥志存千里

第十二章

整頓吏治風俗

第十三章

烏鵲月夜南飛

第十四章

平定三輔西域

第十五章

銅雀雅景香風

第十六章

胡笳意重情長

第十七章

以德才定后嗣

第十八章

偕文武成雄杰

后記~

一個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 精彩文摘

第一章

漢桓帝劉志,在最高崗位上工作十幾年了,心情沒有暢快過,一直很壓抑。

為什么?大將軍梁冀太惡了,把持朝政,翻云覆雨,他爹是公忠體國的老一輩革命家,都被他騙得一愣一愣的。

漢順帝劉保駕崩后,梁冀立了個小皇帝劉炳,也就是漢沖帝。劉炳太小了,兩歲半。兩歲半好,外戚扶立,越小越好,便于控制。

劉炳他媽是虞貴人,沒有背景,沒有勢力,因此,受益的是梁太后及其娘家梁氏家族。

陰險狡詐、兇暴殘忍的梁冀,手握重權,虞貴人能保住性命就算燒高香了,想從小皇帝劉炳的身上分得半點利潤,門兒都沒有。

梁冀說:“還當什么貴人,她就省省吧!”

虞貴人的封號就省略了,虞家自然也沒有得到任何封賞。

梁冀的專橫跋扈很明顯:虞貴人及其家族,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小皇帝歸我掌握。太后仍然是自己的妹妹,往后,天下就瞧好吧。

誰知道,小皇帝劉炳心中有數,他不讓擁立自己的梁冀陰謀得逞,不足三歲就毅然決然地死了。

劉炳一死,梁冀氣得咬牙切齒,太他媽不合作了。

幼兒做皇帝,對專權者來說最是有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幼兒皇帝死掉了,若換個皇帝是成年人,我梁冀的日子就沒那么隨心所欲了。

朝臣們成心和梁冀作對。太尉李固帶頭,提出擁立“年長有德”的清河王劉蒜。

是的,劉蒜,抱歉,名字有點蔬菜化。

政治這攤子事情,是血肉的博弈,“一頭蒜”來掌權,你想想那狀態就擔心啊。

李固雖說出身貴族,然而毫無紈绔子弟的習氣。他自少年時代起就胸懷大志,雅好讀書,常不遠千里,跋山涉水,尋訪名師,研究學問,結交四方有志之士。很多人慕名向他求學。他不急于功名,當時地方官三番五次推舉他做孝廉,他都沒有答應。

漢順帝在位時,一度政局不穩,加上天災,人心就更不安了。

朝廷下詔要求人們指出時政弊端,提出良策。在大家鼓動下,李固出了“對策”。一開頭他就憤怒地說:“古時候當官靠品德,而今當官憑財力。”

李固毫不避諱地指出,梁氏不應該壟斷朝廷權力,進而總結歷史經驗道:“自古以來,后妃家族之所以很少保持長久,主要是因為他們爵位高,權柄重,而又不知克制退讓。不要遠講,在此之前,外戚閻氏專權受禍,就是一例。”

李固還將矛頭指向宦官,建議罷減宦官,奪其重權:“設常侍二人,小黃門五人,使內朝與外朝同出一門,合為一家,如此可天下太平。”

漢順帝看了李固的奏議,提拔李固做了議郎。

但,漢順帝對外戚梁家的權力扶持并未減弱,梁冀就是那時候升為河南尹的。

李固憤而欲辭去官職。這時梁冀他爹支持敢于諫言的李固,建議皇上提拔他為從事中郎。李固畢竟是李固,并沒有因為外戚梁商幫他升了官,就放棄反對外戚專權的斗爭。

梁商死后,梁冀繼承父職為大將軍,借故調李固去做泰山太守。

李固治理地方也是把好手,政績突出,聲望很高。多位大臣要求他回朝執事。

梁冀迫于壓力,不得不同意將李固調回朝廷,官任太尉。自此,李固與梁冀在朝廷內的斗爭就更激烈了。

李固帶頭贊成立清河王劉蒜為帝,不是說劉蒜“味道辣”,而是說劉蒜“年長有德”。

梁冀當然堅決反對,他怒喝道:“年長,年什么長?有德,有什么德?一頭蒜而已。我看劉纘就可以。”

劉纘是渤海王劉鴻的兒子,年僅八歲,正在其祖父劉寵家中跑著玩兒呢。梁冀和梁太后強勢,不聽李固他們的,決定立這個兒童為帝,就派遣使者持節把劉纘迎入洛陽南宮,即位。

劉纘在東漢宗廟的祀臺上被尊為“質帝”,這個孩子的內心質地確實非同一般。

梁冀擁立劉纘,完全是為了自己專權,他自然不會把這個八歲小孩放在眼里。

梁冀在朝中專橫無道,為所欲為,大多數不敢吱聲,只有李固等少數老臣還敢與之爭辯,也往往以失敗告終。

漢質帝劉纘每天專注觀察,發現了朝廷的癥結所在,但又畢竟是個孩子,心里有想法藏不住就講出來了。

一日,在朝堂上,劉纘看到大將軍那副橫行無忌的傲慢相,實在按捺不住了,目視梁冀對群臣說:“此跋扈將軍也。”

劉纘的聲音盡管很小,但還是傳到梁冀耳中。

梁冀吃了一驚。這個八歲的小皇帝也太早熟了,竟然有他自己的主意,哪兒能當好一個傀儡啊!

梁冀決定除掉劉纘,他預備了毒藥,吩咐手下心腹伺機投放。

東漢時期,小米仍然是百姓的主食,但已經有小麥種植。收獲了小麥,不再用舂臼搗著脫皮,西漢時期出現了石磨,到了東漢能磨出細粉。顯貴人家開始食用小麥粉做的白餅。

洛陽人剛剛學會做小麥面食,全是死面一團或者一片。因為是死面,所以叫作“餅”。煮熟了吃,叫“湯餅”;燜熟了吃,叫“蒸餅”。

劉纘喜歡吃餅。梁冀就讓兇手把老鼠藥下在餅里。

劉纘吃了面餅,肚子里火燒火燎,極是難受。小皇帝知道李固是忠臣,就派人快快召李固來。

李固連忙進宮。此時劉纘已經快不行了,李固趕緊問:“陛下得了什么病?這是怎么回事?”

劉纘強力堅持著說了句:“吃了餅,肚子痛。如果有水喝,應該還能活。”

小小的漢質帝專門召見李固,向他要水,說明這個早慧兒童已經猜出是身邊人下了毒。如果讓身邊的人救自己,肯定不行。李固是忠臣,或許肯救自己一命吧。

梁冀當時就站在旁邊,聽小皇帝說“如果有水喝,應該還能活”,怕小皇帝真的喝了水能得救,就插話說:“肚子疼了,還能喝水?那不越喝越疼嗎?不要喝了。”

身邊的人聽了,當然就沒有人敢找水給劉纘了。李固匆忙進宮,當然沒有帶水。在出現爭議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權力決定在宮里找水給小皇帝喝,只有眼看著漢質帝活活痛死了。

《后漢書》記載這日的情況“質弒以聰”。質帝太聰明了,才導致梁冀殺害了他。02

梁冀淘汰了漢質帝劉纘,東漢王朝的皇帝寶座再次空了下來。梁冀又跑進內禁,跟妹妹梁太后商議立誰家的兒子做皇帝。

梁太后有個妹妹,叫梁瑩,十三歲了。梁太后正在張羅著把梁瑩嫁給十五歲的蠡吾侯劉志。這時候,劉志已經從封國趕到了洛陽城北的賓館,準備迎娶新媳婦。

梁冀跟梁太后一合計,不如干脆就讓劉志當皇帝吧。一來這孩子歲數不大,容易控制;二來他馬上就要娶自己的妹妹。他當了皇帝,妹妹就是皇后,梁家的外戚身份不就更硬朗了嘛!

蠡吾侯劉志,看來是對梁家最有利的人選。梁冀決定就立劉志為皇帝。

立馬通知召開緊急常委會,宣布:擁立之事迫在眉睫,劉志非常合適。

可是,朝臣們還在惦記著“年長有德”的清河王劉蒜呢,對擁立蠡吾侯為君這個決定感到不能接受。

大將軍梁冀和太尉李固各有一班支持者,他們在朝堂上爭論不休。結果,都不能說服對方,只好暫時散會,明日再開。

他們各回各家,尋找更有利于自己的武器,準備在明日的常委會上擊敗對手。

梁冀回到府里,為如何對付李固一派苦思對策。

天晚時,一個重要人物前來拜訪他。此人是中常侍曹騰。

梁冀見曹騰來了,就問曹騰,誰做皇帝合適。梁冀想借此詢問,探明宦官勢力對立君之事的態度,看看中常侍站在哪一邊。

曹騰的回答很讓梁冀感到“知心”。曹騰說:“將軍累世為皇后至親,統攝萬機,并且賓客那么多,又頗多過失。清河王嚴明,假如他即位做皇帝,那么將軍受禍的日子必定不會遠。不如立蠡吾侯,可以保富貴。”

梁冀長出了一口氣。他知道,朝中閹公公的頭領跟自己是一條船上的人,這就好了,放心大膽地立劉志,什么也不用怕了。

第二天,再次開會,繼續研究立誰當皇帝的問題。梁冀當即宣布立蠡吾侯劉志,說:“一頭蒜不行。不要再商量了,沒有什么可商量的余地。”

大臣中,胡廣、趙戒原本反對立劉志,一看梁冀的態度,不敢再堅持己見,連忙改口附和:“我們都聽大將軍的!”其他大臣也都說,聽大將軍的。

李固仍然堅持立劉蒜,還有杜喬等人也是。梁冀干脆不讓他們發言,大吼一聲“散會”。話音未落,自己一扭頭走了。這就算通過了立劉志做皇帝的決定。

隨后,梁冀用青蓋車將劉志接入洛陽南宮,領著群臣三叩九拜,擁立了皇帝,史稱漢桓帝。

梁冀恨透了李固,認為李固一直在跟自己作對,欲除之而后快。沒過多久,梁冀串通梁太后,誣陷李固和杜喬等人陰謀政變,將他們都處死了。

漢桓帝劉志娶了梁冀的妹妹梁瑩,梁冀應該對桓帝表現得恭順了吧?那是不可能的。對太后呢?擁立有功,獲得封賞。梁冀獲得了更大的權勢,連梁太后他也不在乎了。

前大將軍梁商那么大能耐,還搞不定自己這個兒子,梁太后一介女流,能擺平自己的哥哥嗎?梁太后只是跟皇帝聊天方便,再就是可以對一班閹公公發號施令。

至此,天下大權,盡歸梁冀。好在漢桓帝劉志適時擴大了后宮的男女“公務員”隊伍,宦官多了,成為抗衡梁冀的一堆小砝碼。

為了開創新局面,帝王們好改元。這毛病好多帝王都有,漢桓帝劉志,更是不斷地改,公元150年改元和平,大概是期望天下和諧、宮內平靜。誰知剛剛改元,梁太后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梁太后臨終,牽掛家族大事,下詔歸政于桓帝,并交代桓帝與梁冀,搞好團結,雙方“好自為之”。

姓梁的女人偏袒自己娘家人,她不想讓桓帝對梁冀怎么著。

漢桓帝面前的梁家,真的是權傾朝野,富貴滿門。三皇后、六貴人,家族女子都供應宮中了。七侯、七誥命夫人和女封君、二大將軍、三駙馬,炙手的權位都摟自己家了。

漢桓帝劉志是抱定了“好自為之”的主意,甚至花了不少血本,對梁冀禮遇之優,封地之廣,賞賜之厚,超過了歷史上所有建立奇功的人物。

在朝廷,梁冀權力多大?官員被任命,都必去拜見梁冀,而無須朝見漢桓帝劉志,反而桓帝日常的飲食起居,必須按時報給梁冀知曉。

梁家若在梁冀的帶領下“好自為之”,別禍害社會,也行,可梁冀是個“好自為之”的貨色嗎?

梁冀豢養了很多走狗,禍害民間。宛縣令吳樹將梁冀的一些不法走狗按律治了罪,就引禍加身了。

梁冀說,吳樹有公心,要提拔吳樹為刺史,以此為由,召吳樹到梁府喝酒。吳樹喝至第三杯,就是毒酒了,一會兒便毒發身亡。

郎中袁著,年僅十九歲,年少氣盛,大著膽子給漢桓帝寫信,建議讓梁冀離休,免得“功高震主”,招致災難。

按說,袁著關于梁冀離休的建議,對梁冀并無傷害。可梁冀偵知此事,馬上派人逮捕袁著。袁著嚇壞了,一面假裝自己病死,用蒲草捆扎起來,假作“尸體”下葬;一面改名換姓,遠逃他鄉。袁著是逃不出梁冀手心的,結果還是讓梁冀查明蹤跡,抓到洛陽,活活打死。

郝絮是位文人,跟袁著是朋友,自然受到牽連。

郝絮也逃跑,后來實在逃不出梁冀布下的天羅地網,無奈之下,只好叫人抬著棺材,在梁府門前服毒自盡,唯求梁冀放過自己的家人。

梁冀對國人如此狠毒,外賓若撞在他的槍口上,也不能幸免。

東漢后期的洛陽,商業已是十分發達,公司老板很多,成了梁冀的斂財對象。

南宮西邊有個“金市”,買賣鐵匠們打制的東西。東門外和南門外有馬市和羊市,城東部還有個很大的“粟米”市場,都是糧店和糧攤。

外國人也跑到洛陽經商。城南的賓館“蠻夷邸”和“胡桃宮”常常住滿了高鼻子黃頭發的胡商。

有位西域公司的老總,在洛陽經商,住“胡桃宮”覺得悶了,出來散心,在草地上抓到一只兔子,想掂回去改善生活。高鼻子老總剛走出草地,手中的兔子就被說是梁家的。

梁冀不僅殺了西域客商給兔子償命,而且大加株連,血洗了西域老總的整個公司,得到不少汗血寶馬及奇珍異寶。

本來,梁冀也“多遣賓客車騎出塞,交通外國”,販運貨物到洛陽銷售,進行聚斂,但超長途販運,綜合成本很高。有了敲詐外國公司的法子,自然不斷地找碴兒,發大財。

梁冀胡作非為,無法無天,漢桓帝都忍住了。漢桓帝忍著,不便發作。不管怎么說,他劉志是梁冀擁立的,梁冀還沒有廢掉甚至殺害他的意思。

實際情況是,漢桓帝想消滅梁冀,奪回權力,連個幫手都很難找。自李固、杜喬被害以后,梁冀以殘酷的手段打擊政敵,清除異己,朝中幾乎全是梁冀的人了。

當然,劉志可以利用宦官。梁太后生前即曾倚重過宦官,如今后宮里這類閹公務員數量更多。

問題是梁冀也深知宦官的重要性,當年他就是在跟宦官統一了思想才擁立劉志為帝的。所以宮中很多重要的宦官,即使不是梁冀同黨,至少也不反對梁冀,甚至他們中很多人,早就被梁冀發展為心腹,成了幫助梁冀監視桓帝一舉一動的眼線。

直到有一天,梁冀做出了讓劉志再也不能容忍的事情,迫使劉志鋌而走險。03

公元159年,皇后梁瑩去世,漢桓帝開始寵愛貴人梁孟女。既然寵幸梁孟女,梁孟女家族就得受優待,劉志將梁孟女的母親晉封為長安君。

封梁孟女的母親為長安君,梁冀接受不了。梁孟女的母親一族羽翼豐滿起來,當然會影響自己家族專權,于是梁冀差人刺殺長安君。

長安君人機智,刺客沒有得手。

長安君調查了情況,就跑到桓帝那里告發梁冀。桓帝再也坐不住了,下決心除掉梁冀。漢桓帝劉志扳著手指頭,數來數去,數不出什么可用之人。

梁冀大權在握,黨羽眾多,生殺予奪在其念間。要想除掉梁冀,用人稍有疏忽,莫說皇位坐不下去,腦袋也得搬家。

劉志想遍了周圍的人,覺得宦官唐衡還算忠于自己,就準備發展唐衡來實現自己的大計。

選定了唐衡,劉志也不敢隨便跟唐衡商量事。梁冀安插在劉志身邊的耳目很多,一舉一動、一言一語,梁冀隨時掌握著呢。

漢桓帝存心尋找時機。有一天,他借口上廁所,讓唐衡服侍。進了廁所,桓帝觀察四周墻壁上確實沒有竊聽設備,就壓低聲音問唐衡:“你知道咱們周圍的人里,有誰跟梁冀有矛盾嗎?”

漢桓帝真是有備而問。這話巧妙得很,連唐衡都考了。

如果唐衡不可靠,劉志可以搪塞說是關心梁冀的安危;而如果可靠,這句話就是合作的激活代碼。

唐衡還真挺可靠,立即回復劉志:“稟告陛下,中常侍單超、徐璜、具瑗、左悺,都對梁冀十分不滿,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漢桓帝覺得自己召集太監們開會多有不便,就說需要捶腰,先把單超和左悺叫進了自己的密室。

劉志說:“梁冀把持朝政,架空朕,內宮和外朝都是他在控制著。這樣的奸臣,你們說該如何除掉?”

單超和左悺一聽陛下這話,想都沒想就回答說:“梁冀奸賊,早該除掉了。只是小的們沒什么智謀,不知道陛下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劉志說:“我的意思很明確嘛。你們密謀一下,把梁氏消滅掉就是啦。”

單超說:“如果陛下真的要滅掉梁氏,我們就要采取果斷行動。小的們只怕陛下中途猶豫。”

劉志說:“奸賊理應除掉,沒有什么可猶豫的!”

漢桓帝又悄悄召見具瑗和徐璜。桓帝用牙咬破了單超的手臂,六個人歃血為盟,共謀大計。隨后,五個宦官以桓帝的名義召見司隸校尉張彪,組織部隊,由單超親自指揮,突然圍住了梁冀的大將軍府。

梁冀權傾朝野,作惡太多,只是從前沒有人敢于公然地反抗他,現在有人奉朝廷之命要誅滅他,人們立即倒向宦官一方,沒有為梁冀賣命的。

單超很快拿下梁府,沒收了梁冀的大將軍印。

外面看得著的,梁冀憑借自己的權勢,強占無數民田,洛陽近郊到處都有他的花園、別墅。里面看不到的,梁冀逼迫良民做自己的家奴,數量近萬人之多。抄出的家財,竟相當于當時全國財政收入的一半。

梁冀知道自己罪大,必死無疑,就和老婆孫壽一起自殺了。

梁冀家族,衛尉梁淑、河南尹梁胤、屯騎校尉梁讓、越騎校尉梁忠、長大校尉梁戟等,以及其他宗親數十人,皆被處死。梁家的女婿——當然除了桓帝劉志——也都鋃鐺入獄。

漢桓帝劉志已經二十七歲,從十五歲就位,足足當了十三年的傀儡。一朝下定決心,動用閹將,梁氏外戚集團就灰飛煙滅了。

若不是為了梁孟女,還真不知道劉志要“傀儡”到什么時候。

有道是“男人有錢就變壞,傀儡有權就變態”。

長期受到壓抑,漢桓帝劉志設計借助宦官的力量清除君側,滅了外戚梁冀一幫,冷不丁獲得了無上權力,“權力暴發戶”的感覺甚是突出。暴發了怎么辦?娶老婆,多多益善,后宮搞成女性的海洋。

漢桓帝在全國范圍內大規模征召美女入宮,后宮女子數量高達五六千,創了東漢的紀錄。

按照五千名來計算,劉志一天不重樣地“寵幸”一個,日日寵,夜夜幸,他得“吭哧”十三多個年頭,有什么快樂可言嗎?簡直是受罪啊。

所以說,傀儡有權就變態。

以縱情聲色來填補自己心里的空虛,劉志著實是個變態狂。這家伙如何縱情?自己累軟了,竟然把數千嬪妃集中起來,命她們全都脫光衣服,讓自己的寵臣們在廣場上亂紛紛地跟她們做肉體“游戲”。

劉志則端著酒,一邊喝,一邊轉悠,瞪著充血的眼睛,參觀,時不時還放聲狂笑。

漢桓帝的嬪妃大軍浩浩蕩蕩,但依據封建禮法,只有皇后才算是他真正意義上的老婆。劉志現在的皇后是大司空、安豐侯竇融的曾孫女,城門校尉竇武的女兒竇妙。

不知道竇妙參加沒參加令桓帝興奮不已的五千人大會戰,但有一點她明白:劉志壓根兒不喜歡她。

劉志不喜歡自己,竇妙雖然十二分的不滿,但也只能把滿肚子的妙醋封起來,不敢露出一點兒酸味,她唯恐像以前的幾任皇后一樣遭了厄運。

幫助漢桓帝殺外戚、收大權的宦官,主要有五人,單超、左悺、徐璜、具瑗、唐衡,因立功而受封,很快成了氣候,被稱作“五侯”。

“五侯”濫行淫威,跟他們除掉的權臣梁冀一樣專橫霸道。他們一出現在哪里,哪里的人連大氣兒都不敢出。

不久,“五侯”中的單超死了,剩下的四侯照樣作惡,無論是內廷還是外朝,都得向他們臣服。

人們起了不同的綽號來形容這四條惡虎:左悺“左回天”,具瑗“具獨坐”,徐璜“徐臥虎”,唐衡“唐兩墮”。東漢朝廷完全落在他們的手里了。

宦官的罪惡超越了外戚,漢桓帝發現問題嚴重了。

桓帝以“請托州郡,聚斂為奸,賓客放縱,侵犯吏民”的理由,逼左悺自殺,將具瑗貶為都鄉侯,很快死在自己家里。徐璜和唐衡相繼死掉,跟“五侯”相近的宦官也多被免除了爵位。

宦官中,唯有一個叫曹騰的不受影響。

圖書網:一個很有本事的人 曹操pdf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