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見夏天在毀滅pdf

2018年10月14日12:27:39 發表評論 44
摘要

適讀人群 :大中專學生 青春小說愛好者
海作協零姿態寫手黑馬人物
90后實力派作家徐暢
魔幻現實主義小說集
書寫“小時代的大傳奇”

我看見夏天在毀滅 內容簡介

《我看見夏天在毀滅》是上海作協九零后作家徐暢的一本小說集,其中匯集了十三篇獨具創意、帶有暗黑魔幻色彩的中短篇小說。其中不乏紛雜怪誕的想法,給讀者呈現出一幅九零后腦洞大開的多維思考空間,呈現出不一樣的青春年華與活力。

我看見夏天在毀滅 目錄

沒有掌紋的人

粉紅色的子夜

我看見夏天在毀滅

一聲不吭

你去過天堂村嗎?

麥克白

失落的雪山

珠穆朗瑪峰上的魔方

煙,還是…

即將逝去的洛麗塔

小毛驢的冬日

我看見夏天在毀滅 精彩文摘

沒有掌紋的人浴室下班后,我就去了徐老爹的剃頭鋪,正巧建仔也在那里,他跟我吹噓他在五月花玩了個水很大的囡兒。徐老爹在帆布條上鋼了剃刀,說五月花哪有什么好貨,他兄弟徐二狗在縣里日弄的才算得上花魁。

徐老爹一談起兄弟徐二狗就沒完沒了。建仔示意我先剃,并說他隨便甚時回去,老婆都不會罵。我朝他皮鞋啐了口吐沫,這狗東西分明是罵我吃軟飯。我坐上轉椅不理他,徐老爹給我系了圍布。

你可曉得我兄弟徐二狗扛過槍?徐老爹問。

上回你講過了。我說。

他也會剃頭,李集街上沒人剃得過他。徐老爹說。

說第三遍了。我說。

老爹,你是老年癡呆還是怎的?這鋪子是開不了了。建仔也說。

看我這爛記性,過到下輩子去了。他說。

你弟兄那么多事,都講盡了?建仔說。

哪能講盡?徐老爹說,七天七宿也講不到頭。

老爹,你今天不講個好故事,我就不剃了,悶頭你看呢?建仔問我。我吐過口水算是報了仇,我不生他氣。是的,我也不剃了。我說。

怎說打就是鬧的。徐老爹急了,趕緊在我耳郭邊剪去一撮,那我給你們講徐二狗剃頭的事情。老爹說。建仔站起來要走,老爹不緊不慢補了一句,這回剃頭,剃掉的可是人的皮。對面落地鏡子里:建仔愣住了,徐老爹得意地撣去我肩頭的發茬。建仔坐回條凳,徐老爹開講了。

徐二狗剃頭真是剃絕了,他剃得最好的還是光頭。那一瓢禿頂就跟木匠刨過似得,滑溜溜的,一根茬也沒有。(建仔不屑地哼哼鼻子。)得虧這手藝救了他一命,1938年還是1939年,日本人開到李集街,圍住一街人通通槍斃了,不管大人小孩,就留了一個婊子和我兄弟。你們都是新李集人,真正的李集人都叫日本人殺光了。(徐老爹換了電推子沾了機油。)我兄弟給日本人剃頭,剃十個給一口千飯吃。整個剃了三天,兩個排的人都剃完了,七十多個人,(徐老爹不撒推子,偷左手捏起三根指頭。)一個不漏。他就站在街心,日本兵排隊挨個上來,也是這般轉椅。但是剃完當天晚上,日本人就反剪了二狗子,塞進麻袋扎了口。扔到卡車上,不吃不喝運了兩夭。等他醒了爬出麻袋,四周搖搖晃晃,他自視已死,可未見無常和閻王,只有一口玻璃圓窗,窗外黑咕隆咚,他貼住玻璃才曉得,外面是沒有盡頭的海水。他在船艙里餓了四天,屎尿就屙拉在眼前,到了第五夭,有人扔下兩根老過勁的玉米,他沒命啃,煸煸就咽,門牙都掰掉了一顆。第六天,有人撒消毒液提桶洗了船艙,還搬下來座椅,座椅邊鑲了根鐵柱,鐵柱吊著三五根鐵鏈。

日本人喂二狗吃飽飯,給了他一把剃刀和一小桶渾液。小桶沉得要命。(徐老爹關了電推子回頭望了一眼建仔。)桶里是甚東西?恁沉?建仔問。

這哪能猜到。徐老爹繼續說。

日本兵帶了翻譯跟二狗子講清楚事兒就出去了,往后每天都有日本兵押人進來,來人坐上座椅,鐵鏈鎖住手腳,脖子綁在鐵柱上。日本兵雙雙摁住來人,二狗子手持剃刀給他們剃頭,一律光頭。剃完頭你們可曉得?(徐老爹換了剃刀,別在手心。)打眉心往上兩寸處,一刀劃下,直抵后腦,留一指長血口,扒開頭皮,提起小桶灌進去,這一步可是技術活,灌快了會溢出,灌得慢了人就死了。不快不慢才能剝下一張完整的活人皮。

活人皮?建仔倒抽一口冷風,我心里也一沉。

那東西毒著哩,水銀,桶里裝的是水銀,水銀灌進去,流經皮肉處,皮和肉就分了,待到水銀流滿了全身,每個腳丫、每個指頭都滲足了,人皮就跟一件掛在身上的汗衫沒兩樣,而且這會兒,人還沒死。最緊要處就在這里,站一旁的士兵要不在這時抓住人的手腳,那整張人皮就全毀了,一旦抓實了,皮里的人一掙脫,頭皮上的口子就大了,跳溜一下,人難耐地從皮里竄出來,在船艙里赤條條地瘋跑兩圈才倒頭死了。(徐老爹撐開我發皺的頭皮,一條條刮下去,那輕細的滋滋聲聽得我毛骨悚然。)就像這樣,一天一個,一天一個。半個月下來,徐二狗子就瘋了,等到夜里沒人,他拿剃刀一刀刀劃破手心,剝多少人,劃多少刀,口子都是整齊的半寸長。二狗子死的時候,兩只手都劃花了,一道一道,跟織毛線似的,掌心的紋都沒了。(徐老爹收回手,取海綿擦了我的脖子,解下圍布。)老爹,你胡謅呢,人皮不管吃不管喝,剝那疹人的千甚?建仔說。

你曉得甚事?徐老爹睥睨他,做皮鞋、燈罩,還有沙發。鬼曉得還做了些甚。

建仔換了我,故事講完了,徐老爹給建仔梳了頭不說一句話,我推門而出,晚風咻地撲進來,建仔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圖書網:我看見夏天在毀滅pdf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