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临床研究 李今庸医惑辨识与经典讲析pdf

2018年10月18日21:09:52 发表评论 339

国医大师临床研究 李今庸医惑辨识与经典讲析 内容简介

《国医大师临床研究:李今庸医惑辨识与经典讲析?#20998;?#35201;是对古代、近现代医家提出的医学观点进行质疑和建议,对于后者发论文以及做学术研究有极大的价值。同?#20445;?#26446;老也算是各训诂专家,以前在古代学术医籍进行的训诂的图书荣获各种奖励。所以,《国医大师临床研究:李今庸医惑辨识与经典讲析》对现代医学者?#24425;?#19968;种激励和学术的交流。

国医大师临床研究 李今庸医惑辨识与经典讲析 目录

第一部分 医惑辨识

我对《伤寒论中消化器证候》一文的几点意见

《金匮要略》“消渴小便利淋病脉证并治第十三篇”的我见

对《金匮要略语译?#20998;小案?#20154;?#25104;?#33145;中绞?#30784;币?#35777;语译的商榷

读“命门的初?#25945;教幀币?#25991;后的几点意见

?#21360;?#31881;”的历史谈到张仲景用粉的药治作用

我对甘草粉蜜汤中是?#35009;?#31881;的看法

我对《黄帝内经?#20998;小?#27700;为阴气伤于味?#24065;?#27573;的看法

读《内经摘误补正》一书后的几点意见

我对?#35835;?#26530;经》一书中的《经水》、《邪客》两篇的看法

对?#35835;?#26530;经校释?#20998;?#33509;干问题的看法

对中医学院试用教材重订本《内经讲义》的几点意见

对“杜仲”等药初稿阅读后的几点意见

信函:“正气失常就是邪气”的商讨

信函:“鸡胸患儿宜常服六味地黄丸”及?#23433;?#33647;”问题

对江陵汉墓出土的朱砂和黑?#27807;?#21021;步看法

读《略论王冰整理(内经)》一文后的几点意见

信函:《辞海?#20998;?#21307;学科部分征求意见稿阅后的一些看法

信函:云梦秦简?#23567;懊油弧薄?#20196;滹”之义

答:“《金匮要略》析疑三则”的商榷

?#36816;健?#26159;动”、?#20843;?#29983;病”解释的一点商榷

对发展祖国医学的一点看法

信函:“在胎儿期及新生儿饮食未进之先,有无荣卫二气”的答复

答:读史小识——?#22885;觥?#23383;当训为“诊”说

答:《黄帝内经》成书及“侯王”“将军”二?#23454;?#36215;始

一点商榷:《金匮要略?#20998;?#30340;“白汗?#31508;?#20041;及其断句

关于《内经》教材注释的几个问题

信函:就撰?#30784;?#20013;国古代身形名词疏证》谈及中医古籍中身形名?#23454;?#27880;解问题

熨斗?#21697;?#21457;明在中国古代

关于我国婚姻史的发展概况学术研讨函

信函:《内经学?#20998;?#30340;几个问题

就?#28595;灾?#31070;明?#24065;?#25991;

读《金匮要略校注》后

读《黄帝内经太素新校正》后

对《伤寒论讲义》教材中若干问题的质疑

信函:古典医籍中的几个问题

信函:对“读《神农本草经》札记”的答复

《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新校》的三点商榷

《备急千金要方校释》读后的几点商榷

对《伤寒论讲义》的又几点质疑

信函:“瘼”、“瘛”、“藏”、“脏”、?#26696;薄ⅰ案?#31561;字解

读《柯氏伤寒论注疏正》后的几点意见

再论“阴气衰者为癫,阳气衰者为狂

第二部分 经典讲析

《金匮要略》的基本内容及如何学习

藏府经络先后病篇

血?#23381;?#21171;病篇

肺痿肺痈?#20154;?#19978;气病篇

痰饮?#20154;?#30149;篇

消渴小便利淋病篇

水气病篇

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篇

国医大师临床研究 李今庸医惑辨识与经典讲析 精彩文摘

“少阴脉紧而沉”下,虽?#23567;?#32039;则为痛,?#29454;?#20026;水?#20445;?#26159;从脉象论?#35762;?#26426;,但它没?#23567;?#30171;则……,水则……”之文,显然与本条的文?#38470;?#26500;不完全一样;上引第二条“寸口脉沉而弱”下的“沉即主骨,弱即主筋,沉即为肾,弱即为肝?#20445;?#19982;本条?#22885;?#24358;而大”下的“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的文?#38470;峁购?#30456;似,惜其“沉即为肾,弱即为肝”的“沉”、“弱”二字,不是“沉即主骨,弱即主筋”的“骨”、“筋”二字,?#21592;?#30041;了其为“寸口脉沉而弱”的脉象名?#35782;?#19981;是病机,这就?#27807;?#23427;的文?#38470;?#26500;与本条仍然不完全一样;上引第三条的文?#38470;?#26500;更是与本条不完全一样,这里且先不管该条前半段的实际价值怎样。基于上引三条原文在文?#38470;峁股?#37117;具有各自的特点,那么,就应该?#24066;?#26412;条也有自己的特点。如果硬说各条“从脉象论病机”都是一样的,试?#35797;?#24352;仲景的著作中哪里还能?#19994;健?#33444;”?#26893;?#26159;脉象名?#35782;?#26159;病机的实例?再说,把“外强中空”?#33021;?#33033;形象说成是“病机”的“外强中干?#20445;?#35797;问病?#35828;?#30149;情已达?#20581;?#27668;血改革”而为“虚劳”的“半产漏下”或“亡血失精?#20445;?#20854;“中干”的形体又?#25991;堋?#22806;强?#20445;?#35831;注意,这一条不是?#28595;?#23376;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的病情,更不是论“血痹”之文的?#30333;?#33635;人,骨弱肌肤盛”。

根据上面所述情况看来,绍文要否定拙文读“减”为“紧”的论点,其说服力?#25925;?#19981;够的。因为拙文毕竟在从文字语法和文字通假上论述了其“减”当读作“紧?#24065;?#22806;,还?#23567;?#22919;人良方》所载“弦则为紧”、“紧则为寒”的明文依据。

话?#27807;?#34917;充说一点,拙文引用《妇人良方·?#20048;新?#34880;生死脉方论?#20998;小?#23544;口脉弦而大,弦则为紧,大则为芤,紧则为寒,芤则为虚,虚寒相搏,其脉为革”之文,是在祖国医学理论指导下,从文句语法和文字通假上论述了其“减”字应读为“紧?#24065;院螅?#25165;引用这段文字进一步证明其“减”字当读为“紧?#20445;?#32780;且在我之前,在宋代,就已有人对其“减”字读为“紧”了。

图书网:国医大师临床研究 李今庸医惑辨识与经典讲析pdf

?#20439;试聰略?#20215;格为2图书币,请先

80%的人都看过:

  • ?#19994;?#24494;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